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計時炸彈

家有青春叛逆期的兒女,一個字:累

有多累?

心力交瘁的累, 簡直是想有法術,把他們變小或變大。變小,回到過去的乖巧聽話;變大,好早點離家自食其力,眼不見為靜。

那天我對爸爸說,我最想學的武功是點啞穴。把家里愛爭辯的小屁孩點啞,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尊重和聽話。

現在的小屁孩,有他說,沒有你說;他要你respect他,可是他卻忘了自己根本是目無尊長。

老大15歲,長得比我還高,比爸爸還壯,在家是自私自利的飯桶。只吃,不勞做,就算開口叫他幫忙順手拿件東西、離開快餐店拿杯飲料,他第一個反應問:“我為什麼要?

女兒本性上聰明伶俐,什麼事只看一,就會懂,知道怎麼去做。出外,她陪爸爸去點餐、裝飲料、購物幫忙推車裝袋提重物,這些體力活原本該由老大這男生幫忙的事。可是哥哥簡直厚顏無恥,怎樣勸、怎樣講,他就是打開車門,一屁股坐在車內不幫忙。

在家,因為老大不做家務事、女兒抗議我性別歧視,要她幫忙,哥哥弟弟為什麼不用?

好啦!開飯、吃完飯都由我和爸爸張羅餐具打飯、洗碗整理。飯後,兄妹倆人或坐或躺在沙發上你一言我一語,爭吵起來。

我說他們是家里的parasite,寄生虫。吃飽拍拍屁股走人,沒幫忙還添亂。

爸爸又來添火道:你叫他們休息,他們可以做什麼?我規定飯後要休息半小時,不能玩電腦。爸爸只要孩子不吵不亂,他連老命都可以搭上。對於我這禁令,爸爸無法認同。

家里老大是瘋頭人物,平日宅在他房間里,只有在飯桌上才會下樓來。他一下來,又是沒頭沒腦的胡言亂語人身攻擊。

女兒是家里的計時炸彈,可以和她連說上5句話,你就要燒香拜佛;可說上十句話,就可中馬票了。你說她一句,她像機關槍那樣一連射掃十句…

她美式英語又快又溜,我常常聽不清她在講什麼?妳再問一句,她馬上臉。不然,就誣指道:你罵我。

像昨晚,大小姐臥在沙發看下載在手機里小說,我推玻璃門出去拿掛在屋外的拖把,轉身關上門的時候聽到她說:“…spinach.”

我問:“什麼Spinach?

她提高聲音重覆:“Spinach.”

什麼Spinach?”為什麼會沒頭沒腦問這句話

完了,機關槍開始大聲射掃而來道:“SPINACH…”

我拼出英文字母問:是不是S-P-I-N-A-C-H

你不知道什麼是Spinach嗎?她開始生氣了。

我知道呀?你要問的是什麼?

Spinach,我剛才問你:我們家里有沒有spinach?”她才說出重點。她這種只說後半句的說話方式,爸爸已經糾正很多次了,我們不是她肚里的蛔虫,不知道她到底要問什麼?要說什麼?

我剛才只聽到Spinach…”

不等我說完,大小姐放下機關槍,開始投手榴彈了。她氣咻咻指責:“你在罵我…”

簡直是惡人先告狀。哥哥喜歡放火後,指責我:你生氣料;女兒則總是自己先口氣不佳,反怪罪別人:你罵我。

前晚,她不在房里,我去她房里拖地,看到天花板風扇開著,書桌旁的站立式的電扇也開著。我拖地後,把那站立式的電扇關了。

拖完地,我沖好涼,叫爸爸幫我看腳底下的腫痛地方。女兒卻在房里大喊大叫,爸爸以為發生什麼事跑過去。

女兒在房內大嚷:“媽媽關了我風扇。”

爸爸搖頭走回來說:“神經病。”

女兒還不甘願抗議:“媽媽move 我的fan。”

關了你風扇又怎樣?剛才你在我房間做功課。我要拖地,把你放在中間的風扇移到旁邊又怎樣?你以為我是你請來的工人呀?投訴什麼?我火大了,這簡直是沒事找事吵。

你為什麼關我風扇?”女兒還是不甘願。

你人不在房里,我都沒罵你開兩把風扇浪費電,你倒過來罵我?我憤怒無比地罵:“你以為我是你爸爸請來的工人,還是你的後媽,你找你爸投訴我?”

我對爸爸說:“幸虧我是她親娘,不然她親爹會誤認我在虐待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