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1日 星期二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神童




上星期我們收到邀請涵出席小帥學校首次舉辦Gifted Information Night。當晚出席的家長擠滿整個圖書館,我和爸爸吃驚學校有那麼多Gifted 學生。


校長簡略地說明如何堪察天才孩童的說明,並播放一個將近廿分鐘的視頻。視頻的主講人有段話披露,每年有將近3千至5千的gifted childs被忽視。


這段話,引起在場的家長人人都怕自己的孩子是那被遺落的一名。大家踴躍舉手發表,自己的孩子數學很好;有家長說我孩子對科學感趣;還有家長滔滔不絕在辯說孩子體育很強;有位中東包著頭巾的女家長剛好站在女老師旁舉手講了又講、問了又問了45次大同小異的問題,就怕自己孩子沒被推薦參加IQ test

這些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都在極力爭取和表揚自己的孩子。負責老師和校長不得不強調、一次又一次地重申,學校的老師都是十分有發掘天才孩童能力和本事的,請家長們放心,稍安勿躁。

這些怕輸的家長,有華人、印度人、中東、歐美,每個人企圖舉手出線,輪番游說孩子的優秀。看來,剛才校長所作出如何篩選天才學生的說明會是白聽了。坐在我們旁邊的一名美國家長,起身離開。我和爸爸也不想浪費寶貴的時間,聽這一群怎樣講也講不明白的家長,一而再三地追問同樣的問題、又同樣的解說。

走出圖書館,我對爸爸說:“原來這上百的家長,大部份都是一群kiasu的。”

依他們的提問,可知他們的孩子都不是gifted,沒有接獲邀請而自發出席的。接到邀請涵的家長和我們一樣相繼離席,我們被一名家長在後頭叫住,他說他聽不明白剛才的說明會到底說什麼?他的孩子去年參加了IQ test,可是還沒結果。

我們告訴他繁瑣的過程,并叮嚀他向學校辦公室進一步詢問,不然會被拖延擔擱。

一場gifted information,看盡家長們的眾生百態,孩子在父母眼中都是最優秀、最特別、最杰出的。

事隔兩天,我在校園里無意中和一位美國家長聊起,她說不甘孩子被鑑定沒達到gifted的水平,她們夫妻自己花了美金280自己找專家鑑定 ,結果孩子成功達到剛好要的分數。

她說:“學校每年只能有一次gifted  鑑定,還要老師推薦,他不想浪費時間。”

後來對爸爸提起他孩子校內和校外的考核分數,爸爸笑說花錢能多買幾分智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