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9日 星期一

女兒沒完沒了的Shopping list


女兒就像家里的箭豬,身上長滿對抗刺人的利箭。對家人說話永遠是大小姐的口吻,命令+不耐煩,好似你是他工人得隨時候命。

她說的美式英語,又快又沒說完整個句子。前晚,吵著要弄萬聖節要穿戴的面具,問我:有沒有flour

我聽成flower雞同鴨講不到兩句,發脾氣了。她沒說要弄面具,我正納悶都晚上了,要花來做什麼?只要再問一聲,她覺得你在罵她。再解釋,應該好好說完整句話,不是沒頭沒腦來一句:flour? 她個人弱小的心靈覺得妳是在罵她,開始反擊:不要喊。”

是誰在喊誰?和我家兩個青春期的叛逆少男少女對話,常常會腦袋轉不過來,莫明其妙被冤,憋氣極了。

好啦!用紙糊成的面具在爸爸幫忙用吹風筒來回吹之後定型了。翌日,又來一句:“有沒有white paint?

我埋頭在審稿,沒聽清楚,而且也不想惹禍上身不搭理。大小姐很生氣地大嚷:“我要white paint!  我要white paint!

我睬都不睬她。要喊要叫,隨你;要打、要出手時,我絕對不放過。樓上的爸爸馬上沖下來,討好地說:“我們等下出去買。”

我要now, 不然會too late liao.”女兒在我的罵聲中,見勢不對,趕緊上樓卻又不依不饒。

爸爸去車庫找了一下,發現沒有白漆,一直安撫說等下去買。

傍晚時分,去了五金店買了白漆之後,我們到Walmart 日常購物。女兒開始又想到要買sun cream,防晒。早上她才對我說要買whitening cream 來塗我問她是不是要塗到像Michael Jackson  那樣從黑人變白人?

現在已是入秋了,冷風瞍瞍,太陽暖洋洋的,塗什麼防晒霜,她頭殼壞了。

然後,她走去對爸爸說:“媽媽自己塗的creamSPF 防晒的,卻不給我買。”

若給她買了sun cream,不到一分鐘,她又會有另一個 shopping list. 每天每時每一刻,都想買東西。朋友生日禮物、sewing kit、花布啦!鐵線、一整袋不同款型的鉗器、felt 等,都堆滿了書桌書架,沒有好好整理。

她很不滿揚言:“我明年可以做工,自己賺錢買我想要的東西。”

好,我等著瞧!那樣無止境地買買買,賺的還不夠你花的。

老大的飛來艷遇


上星期五吃完麥記回家路途,三個小孩坐在後座又來爭吵拌嘴。老大永遠是最招人厭、惹人煩的“譙點”人物。他一人可以四處點火攻擊身邊的所有人,對抗我們這四把嘴。憑著自己講、自己爽,歪論說成真理。

女兒很生氣地數落:“哥哥不會有girl喜歡…。”

爸爸脫口截斷,接話道:“哥哥說有 senior邀請他做partnerhome coming 哦!”

“Wah!….”車里暴動,我和女兒,小帥聽了,難以置信。

女兒緊張地問:哥哥,你有accept嗎?”

NO…”老大酷酷地回答。

why? 那位girl一定很傷心。”

“我對她說,我沒有買票。”然後,哥哥解釋homecoming的本來票價是廿美金,現在漲到美金35。他覺得不劃算,不要去。

女兒好奇地問:“ who’s the girl,華人?

哥哥懶得說明。爸爸知一二又爆料道:“那位girl 還畫了一個大大張的poster張貼在學校,熱情地向大家邀請他。”
 

我和女兒嘩!嘩!嘩!真的想不到我們家里最惹人煩厭的傢伙,竟然還有女孩子喜歡和追求。

女兒又問: 哥,那girl好看嗎?

老大害羞不想說明。

我問:是外國人?

最重要,會不會讀書。爸爸認為智商高很重要。

老大一下車,拒絕回答一切問題上樓了。

女兒為了探聽八卦, 難得可以和哥哥和平交談。她馬上進入哥哥的臥室,獲得第一手情報。下樓來嚷:“哥哥有拍到照片, 他show 我。”

“哥哥,媽媽sponsorticket,你去啦!不然那girl會很受傷。”

哥哥還是一反常態,沉默。我又提議:“要不然,你邀請那girl明年再去?

爸爸則說:“那個senior今年就高中畢業了。”

女兒提出個人見解:“那girl”只是喜歡哥哥的British Accent.

平時沒事找事的哥哥,難得對個人的感情問題,保持緘默。

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懶人不是真懶,是存心在較勁


 
小時,曾讀過一個懶人懶得轉動家人出遠門時,掛在他頸上的大餅而餓死的故事。當時,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笨的人,活該活活餓死。

多年以後,我家竟然出現這樣一個懶人。

話說我家老大,長的熊腰虎背,個子高過媽媽、體重超過爸爸,活了15年,卻越活越倒退地“無能為力”。

早上我們吃早餐,千呼萬喚不下來,一旦收拾完畢,大少爺下樓來問:“吃什麼?”

我隨口說:要吃什麼自己弄。

你不弄給我,我不吃。然後,“啪啪…”上樓去了。

午餐時間,我煎了培根和蛋,熱了黃豆準備吃English breakfast,女兒和小帥都自己烤麵包。老大還在電腦螢幕開戰,一叫再叫,他依然不下來。我們吃得差不多時,他下樓問:“吃什麼?”

我正在拖著被油飛濺的廚房地磚,叫他自己烤麵包,他馬上發話:“我不要吃。”轉身又踏踏踏上樓了。

晚餐時間,大家圍在飯桌開動了,大少爺永遠要最後一個壓軸出場,也很難馬上就請下來。我們用餐一半時,“砰砰”腳踩木梯的聲響,爸爸把將放進嘴邊的飯匙放下,起身盛飯。

我制止道:“你這樣是寵他,害他變成飯來張口,一點自立能力都沒有。”

爸爸說:吃飯,不要吵就好了。以和為貴是爸爸“忍功”的最高境界,也是把孩子推上無法無天的原因。

老大來到飯桌,望一望菜肴沒有他兩大開胃飲食:crispy and hot,一定又來發難:“我不要吃。”

他不會怪食物不熱是自己那麼遲才下來;所有食物不一定要脆才可口。我數落他不是食家,卻把自己當專家那樣可笑。英國名廚批評Chicken rendang crispy,被懂得吃的東南亞人民貽笑奚落了好一陣子。

當他踏踏負氣上樓時,我轉念一想少吃一餐當減肥也罷。”

可是,在家的爸爸會心疼,軟硬兼施要脅沒收他手機、電腦云云。大少爺心不甘情不願地下樓了,嘴巴開始散播負能量罵:“媽媽煮的foodsshit.”、“我不要吃,taste like shit。”、“媽媽不會煮,it looks yucky, taste soaking.

一句兩句都是沖著我廚藝不佳,聽在我耳裡,心裡可不是滋味。

我忍無可忍開始反擊,爸爸第一句話道:“你都不用管他。出聲就代表你認同和在意他的話。”

有人那麼勸架、勸和教導孩子是非對錯的嗎?老大有恃無恐,最大的靠山就是爸爸風舵轉錯方向靠擺。

爸爸不在,我對他罷食不理不睬。不到半日,他自己悄悄下樓張弄或微波食物來吃。

要不然,以他一日三餐都揚言:我不要吃。身上長的一團團肉是如何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