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9日 星期一

女兒沒完沒了的Shopping list


女兒就像家里的箭豬,身上長滿對抗刺人的利箭。對家人說話永遠是大小姐的口吻,命令+不耐煩,好似你是他工人得隨時候命。

她說的美式英語,又快又沒說完整個句子。前晚,吵著要弄萬聖節要穿戴的面具,問我:有沒有flour

我聽成flower雞同鴨講不到兩句,發脾氣了。她沒說要弄面具,我正納悶都晚上了,要花來做什麼?只要再問一聲,她覺得你在罵她。再解釋,應該好好說完整句話,不是沒頭沒腦來一句:flour? 她個人弱小的心靈覺得妳是在罵她,開始反擊:不要喊。”

是誰在喊誰?和我家兩個青春期的叛逆少男少女對話,常常會腦袋轉不過來,莫明其妙被冤,憋氣極了。

好啦!用紙糊成的面具在爸爸幫忙用吹風筒來回吹之後定型了。翌日,又來一句:“有沒有white paint?

我埋頭在審稿,沒聽清楚,而且也不想惹禍上身不搭理。大小姐很生氣地大嚷:“我要white paint!  我要white paint!

我睬都不睬她。要喊要叫,隨你;要打、要出手時,我絕對不放過。樓上的爸爸馬上沖下來,討好地說:“我們等下出去買。”

我要now, 不然會too late liao.”女兒在我的罵聲中,見勢不對,趕緊上樓卻又不依不饒。

爸爸去車庫找了一下,發現沒有白漆,一直安撫說等下去買。

傍晚時分,去了五金店買了白漆之後,我們到Walmart 日常購物。女兒開始又想到要買sun cream,防晒。早上她才對我說要買whitening cream 來塗我問她是不是要塗到像Michael Jackson  那樣從黑人變白人?

現在已是入秋了,冷風瞍瞍,太陽暖洋洋的,塗什麼防晒霜,她頭殼壞了。

然後,她走去對爸爸說:“媽媽自己塗的creamSPF 防晒的,卻不給我買。”

若給她買了sun cream,不到一分鐘,她又會有另一個 shopping list. 每天每時每一刻,都想買東西。朋友生日禮物、sewing kit、花布啦!鐵線、一整袋不同款型的鉗器、felt 等,都堆滿了書桌書架,沒有好好整理。

她很不滿揚言:“我明年可以做工,自己賺錢買我想要的東西。”

好,我等著瞧!那樣無止境地買買買,賺的還不夠你花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