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我 just try to annoy 他


一吃飽一有空閒,最大的娛興節目就是去打擾弟弟。

弟弟坐在沙發,他故意整個身體去擠壓他。原本在觀看播映在電視熒幕網絡視頻的弟弟,開始抱著哥哥扭纏一團亂擠亂推。哥哥的呼叫聲比弟弟大,弟弟用盡蠻力,簡直勢不可擋要和哥哥同歸於盡似的牛。

這幾天教小帥背誦唐詩,平時幫他擦臉會對他說:“舉頭望明月。”;要擦乾他頭髮時,道:“低頭思故鄉。”

今天,哥哥對他胡齺亂扯時,他竟一再以:“處處聞啼鳥”來唬弄回應。

我問:“弟弟,你為什麼說這句詩?”

他露出頑皮的笑道:just try to annoy 他。

為什麼我們叫你K0-KO

昨晚吃完晚飯,哥哥又開始以作弄弟弟為樂。小帥向來哥哥動口,他動手。哥哥十分疼愛他,從不還手,只會啊!啊!大叫:“媽媽,弟弟打我。”

每次我都訓責弟弟:“哥哥和你玩。他有口、你也有口。你先動手打人就不對,那是暴力。”

一被訓話,小帥就眼紅生悶氣地流淚。

我解釋:我們家誰沒打過你,只有Ko-Ko ,對不對?你要是動手打姐姐,姐姐一定打回你。姐姐要是動手打哥哥,哥哥也不會讓他一定打回姐姐。哥哥不打你,是因為愛你。

弟弟很不開心地聲明:我知道你會這樣說。Buthe is very annoying .”

家里的三個小孩,哥哥敢打妹妹、妹妹會打弟弟、弟弟則打哥哥這樣的链圈。 手足之間爭吵、爭寵每時每刻火星撞地球烈火熊熊引爆。

哥哥耍猴地嬉弄弟弟之後,弟弟在屋內追著他,可又追不上時,負氣地宣告:“為什麼我們不叫你哥哥(ge-ge) ,叫你K0-KO, because you don’t act like a 哥哥。”

我和爸爸在廚房里聽到覺得好笑。爸爸忍不住對弟弟說:“Ko-ko 就是哥哥,叫的時候叫:Ko-ko。”

弟弟依然不服氣地問:為什麼不叫哥哥,叫Ko-koWhat’s the difference?”

爸爸耐心地向他解說。弟弟突然失去攻擊哥哥的“武器”,顯得很不開心嘟噥:“為什麼要把哥哥叫成ko-ko?

2018年12月5日 星期三

為什麼要我去拿?


剛才老大在餐桌上吃pizza,他喝完橙汁之後,喚正在水槽洗杯子的我:“媽媽,拿水給我。”

“你自己去拿。”我不知道他要喝什麼,況且他坐的位置比我還靠近冰櫃。

他說:為什麼要我去拿?

我回:因為你要喝。

為什麼你不能拿給我。他向來習慣把家人當僱人。

我又不是你的工人。你自己想喝什麼自己去拿不是更好嗎?

他甘願起身走到冰櫃自己找飲料。我心忖,幸好廿四孝爸爸不在。

2018年12月4日 星期二

歲月不饒人


12月了,2018年又快過完了。我竟然跳躍11月在kaliu的記事點滴。時間從不等人,在無聲無息的分秒挪逝疊積的歷史的足跡。驀然回首,我們長大、變老,朝向生、老、病、死這4個節奏了。

那天我隨口對三個吵成一團的兒女說:“你們只有3個手足,以後爸爸媽媽不在,你們3人是世上最親的人。”

小帥剎那紅了眼,默然不言地要哭了。

女兒嘲笑道:你看、你看,弟弟哭了。

老大裝出心疼說:“Oh!弟弟。 ”

小帥過來抱抱我:“我worry  你和爸爸會死。就像你爸爸死了。”

我告訴孩子們:“所以,要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日子。每天吵架,以後想起來都是不好的回憶。”

爸爸有時周日晚上會感嘆:“唉!明天又要上班了?”偶爾問我他幾歲了, 一聽到歲數,他嘆氣:“我們都老了。”

想起李敖曾提起,有父母健在,心安理得認為死神有父母擋替著。死亡,離自己尚遠。一旦父母不在了,輪到自己面對死神隨時叩門。
 
歲月不饒人呀!又快過完一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