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8日 星期一

Chinese 不是你的native languages



女兒這一年來在網上看了很多中文翻成英文的小說,有時譯者拖宕沒來得及譯成英文,她右盼左盼欲知下章情節,就會叼唸:“要是我會看華文就好了。”

我問:“你要學,我可以教你。”

她搖搖頭道:“中文太難了。”

上星期學校開始分派下學年想選修的課程,她詢問我的意見:“媽媽,你說學日文好,還是中文?”

我說:中文我可以幫到你;日文你則要自己想辦法。你自己決定,將來別怪別人。

她想了一會,決定選修中文。然後又問:“媽媽,chinese 是不是我的native languages?

是呀!你們從小,我和你們講中文,長大了不講,中文越講越差。你覺得chinese 還算是你的native languages 嗎?

她說:“報選表格註明如果某語文是母語,不能拿初級的。所以我只能選修advanced 的。”

哥哥一聽到妹妹選修advanced chinese,馬上挑釁:“NO,妹妹Chinese 不是你的native languages 。”他暫離開網絡世界最喜歡做的事,就是以虧損家人為樂。

妹妹一聽哥哥又來NO,鐵扇公主的火焰上漲叫囂:“我們的native languageschinese……

不待妹妹說完,哥哥又來:“NO…你都不會說華文。”

“我會呀!你好,再見、謝謝…”妹妹把幾句會說的中文甩出。

“NO…你不會中文。哥哥專門放火。

姐姐會說中文…弟弟總是站在姐姐的陣線。

姐姐反倒取笑他道:“弟弟,是中文,不是“裝”文?”,然後班門弄斧質問我:“媽媽,弟弟每次把中文說成“裝”文,你都沒correct他。”

哥哥旨在挑起戰火,又在旁鼓噪:“NO妹妹,Chinese 不是你的native languages。”

女兒則專找別人的短處,倒過來攻擊弟弟,不停地數落:“弟弟,媽媽說你中文比我們好,你說一次‘中文’…”

沒有心機的弟弟,小心翼翼地說:“中文。”

女兒聽一聽,弟弟說對了,又不肯認輸地道:“弟弟,你會寫:我叫什麼名字嗎?”

弟弟搖搖頭,女兒得意地笑了。

瞧!身為老二的負面心理,老認為自己是爹不疼、娘不愛受虐的灰姑娘。凡事總要和弟弟爭、比心理才能平衡。

太多一閃而過的夢想



在飯桌上,最怕是聽到女兒高談她的宏圖大計。從學韓語、日語、手語、法語、西班牙語到華語,每時每刻都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去年,閱了一些中文穿越武俠小說,她萌起想學武術(martial arts)的念頭。口中唸唸地幻想,身懷絕世武功是多麼不可一世的COOL。沒過多久,martial arts  改成karate。大概又看了哪本書或日本視頻或動畫。又過一陣, 覺得taekwondo, judo也不錯。

聽了K-pop,想學舞蹈;看了DIY sewing 視頻,又想學裁衣。只要她想學什麼,我們大略知道她最近又看了什麼類型的小說和視頻。

有時,我忍不住勸導:“你一下想學這,一想學學那,永遠不能堅持去做,不會有一樣東西會做好。”

我一潑冷水,大小姐馬上很生氣:“我每次要學什麼,你都不給。”

之前你在英國不是學過Karate了嗎?那時你說不好意思給男教練教,和一群男孩子在一起學所以你不學了。我提醒她。

她辯稱:現在我不會了。

我問:“怎會不會了呢?那時你67歲,現在你長大發育成少女,會變得更害羞…”

你又不是我,你怎麼知道?不待我說完,她馬上抗議。

爸爸看我要再說什麼,立刻先緩場說:“你都知道她是這樣,不是讓她說說就好。”

可是,我就是想勸她 A rolling stone gathers no moss(滾石不生苔)

Chinese croissants

小帥十分挑食,很多食物憑藉望其外表而堅決不吃。桌上只要沒他喜歡的午餐肉、魚肉、炸雞塊,很多菜餚是完全不碰也不吃,寧可吃白飯。

他喜愛的食物全都是麵包、餅乾等包裝的乾糧。前陣子我炸了油條,他左看右看,就是不想吃。於是,我使了個計對他說:“那是Chinese croissants。”

Croissants 是他喜歡的麵包之一,聽了我的介紹,他馬上拿起一根油條,吃了對我說:“好吃。”

後來,放學回家問我:“媽媽,還有沒有Chinese croissants?”

這幾天腦里一直在轉動,可不可以把豆腐說成是chinese cheese?

可是女兒曾經為了要他吃蒸蛋時,對他說:“弟弟,這個taste like pudding。”

他吃了一口,馬上皺眉用一大口水吞下,再也不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