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1日 星期一

三代人不同的教與養


我們7080後,大部份處於父嚴母慈的家教之下成長,懂得察言觀色、適可而止的淘皮爭吵。

如今00後的子女,處身在優渥生長環境,不懂感恩和回報,只懂本身的權益和所需。身為父母反倒成為他們取之不盡,有求必應的債主。

身邊的友人無感嘆,這年頭的小孩為什麼都不能好好說話?

現在養孩子,倒得看孩子的臉色了?

動不動就要你閉嘴?再說兩句,放話等你老了不養你。

孩子脾氣那麼火爆?要說,說不得;不說,又自己難受。

我要教孩子,要看孩子臉色,也得看他公公婆婆的臉色。教又不是,不教也不是,里外難做。

養兒才不是防老,是快老。

除非是丁客族(DINKs = Double Income No Kids),不然這個時代的父母幾乎都成為子女奴。上有長輩認為以前我們的兒女都很乖很聽話,質疑你們為人父母的教養能力和作為?

下有子女則認為你無權干涉我睡覺、吃飯、做功課,甚至躺著看書、走路刷牙洗臉吃飯看手機、吃零食掉滿地的自由和空間。憑什麼我需要幫忙分擔家務,用勞力換零錢的獎賞?

他說:我想要什麼,你會買給我,還需要自己掙零用錢嗎?再說,買東西都網上買,這年頭都用卡,現錢沒什麼機會可以用到。

是不是時間的鏈條速前進掉落了某幾節鏈項,還是驟然卡在一個時代的鏈條窠臼止步呢?

我總有些措手不及,為何我的孩子不像我們那年代,只要大人稍微嗔怒,立刻噤聲不語。即使委屈、縱使無辜、或者被冤,大部份我們那年代的孩子,對於師長的指責和罰懲一一逆來順受,不敢拂拭抗議。

不知是時代虧欠了我們為人父母的特權?還是我們自己不知不覺地放下傳統的家庭倫理威權?我們被卡在兩代之間,成為左右不是的夾心人。

周邊越來越多朋友婚後選擇不生養,寧可花費大量時間和金錢養毛小孩的寵物。有時不解他們為何寧當狗貓奴才,反思自己不也在當子女的奴隸嗎?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也!

我們上一代父母,不明我們為何駕馭不了子女?千錯萬錯,都不會是小孩的錯。

我們身為父母的,不解為何我們不能遵循著我們上一代的教和養尊從模式?千錯萬錯,不能怪上怨下,只能扛下所有罪狀。

我們的下一代,不忿為什麼要尊從長輩的教導,我是我、你是你、他是他,為什麼我要聽從你的?他可以大聲嘶喊批擊So what? Shut up? This is my right? It’s not my fault, I never asked to be born …

身為老子老母的必須低聲下氣,不然還得被套上是你先大聲罵我的罪名。

爸爸說生不生小孩本是抉擇,人生本來不如意十之八九,那就押個注,希望他們長大能夠懂事明理,懂得回報。

溫柔的請求


昨晚簡單的晚餐,我炸了魚柳和煎了些牛肉,加上起司馬玲薯和買回來的炸雞翼。哥哥一口氣把一整盤的起司馬玲薯吃完,女兒和小帥在餐桌上原想把一些留給爸爸媽媽。

豈知,老大一點也不慚愧地宣稱:“爸爸說他不要吃,那我幫他吃。”

老大小時,曾教導他孔融讓梨故事的美德。然而,在他想吃的食物當前,從不會禮讓他人。

看了空空的盤子,小帥低聲問我:“媽媽, baked cheese potatoes easy to cook?你會再做嗎?”

我問;你剛才沒吃嗎?媽媽關了火收檔了,今天不會再弄了。

女兒生氣地接答:“都是哥哥在吃,我們想留給你和爸爸。”

老大恬不知恥說:“是你們自己不要吃。我是在幫爸爸媽媽吃。”

女兒很生氣不停地在抱怨老大自私自利,爸爸則安撫算了!算了!我說過兩天才煮吧!
 

小帥悶悶不樂地道:“nevermindwhen 2 or 3 days later, 你再煮,OK

好,過兩天媽媽在煮。我答應小帥。

小帥吃完幾塊魚柳之後,離開餐桌之前又問:“媽媽,煮baked cheese potatoes 會很麻煩嗎?”

我說:“不會,媽媽多兩天再煮。”

他溫順地點點頭。這小子想要東西不會單刀直入,反而採取曲線救國的策略,溫柔地提出要求。

2019年3月5日 星期二

淚水盛滿泳池

每次用餐,七請八叫不動在樓上玩電腦的小帥。前晚我在餐桌上對他說:“弟弟你在樓上,媽媽每次叫你,你都不理,也不下來看看。萬一媽媽有事要你help,你沒來,媽媽可能就死掉了。”

他馬上露出很難過的神色道:“If you die, my tears will fill full the swimming pool.

我問:“within one day or whole life?

他答:“I guess in my life.

我笑說:“幸好是一生,不是一天,不然眼睛會哭到瞎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