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1日 星期一

溫柔的請求


昨晚簡單的晚餐,我炸了魚柳和煎了些牛肉,加上起司馬玲薯和買回來的炸雞翼。哥哥一口氣把一整盤的起司馬玲薯吃完,女兒和小帥在餐桌上原想把一些留給爸爸媽媽。

豈知,老大一點也不慚愧地宣稱:“爸爸說他不要吃,那我幫他吃。”

老大小時,曾教導他孔融讓梨故事的美德。然而,在他想吃的食物當前,從不會禮讓他人。

看了空空的盤子,小帥低聲問我:“媽媽, baked cheese potatoes easy to cook?你會再做嗎?”

我問;你剛才沒吃嗎?媽媽關了火收檔了,今天不會再弄了。

女兒生氣地接答:“都是哥哥在吃,我們想留給你和爸爸。”

老大恬不知恥說:“是你們自己不要吃。我是在幫爸爸媽媽吃。”

女兒很生氣不停地在抱怨老大自私自利,爸爸則安撫算了!算了!我說過兩天才煮吧!
 

小帥悶悶不樂地道:“nevermindwhen 2 or 3 days later, 你再煮,OK

好,過兩天媽媽在煮。我答應小帥。

小帥吃完幾塊魚柳之後,離開餐桌之前又問:“媽媽,煮baked cheese potatoes 會很麻煩嗎?”

我說:“不會,媽媽多兩天再煮。”

他溫順地點點頭。這小子想要東西不會單刀直入,反而採取曲線救國的策略,溫柔地提出要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