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5日 星期四

鳳梨長在樹上?


昨天把長在後園的一顆熟透的鳳梨摘下,剖切放置冰箱。因為是熟成黃澄澄才採,所以分外的甜。

今天午餐時,女兒問我:“Where is the pineapple tree?

我聽不明白,問:“什麼?”

“Where is the pineapple tree in our garden?”她重覆一次。

 我嚇了一跳,不信地問:你以為pineapple grow on the tree?”

女兒理所當然地回:“yes, 不然pineapple grow on the ground?

我再次確認道:“What? 你真的以為pineapple 長在樹上?”

不是嗎?女兒開始意識到鳳梨該不是長在樹上了。然後,她說:“哥哥和弟弟也是認為pineapple grow on the tree.

旁邊的小帥不好意思地承認:“I thought pineapple such like the coconut tree. Because Hawaii have a lot of pineapple, then it should be a palm tree.

在客廳的老大一直高呼:“No, No 我知道pineapple grow on the ground.

女兒打臉他道:“你昨天還問,where is the pineapple tree?

三個山芭佬連後門也不出去看一看,明明前陣子爸爸在廚房指給他們看,後園籬芭外長著一顆鳳梨。原來,他們正眼也沒瞧。

我故意又問葡萄長在哪?哥哥馬上說是vine(爬藤)

草莓呢?三個小孩去過草莓園採過草莓,以前在英國我也種了好多盆,所以他們三人都懂。

Papaya 木瓜呢?”他們指著屋外的木瓜樹。

我又問:“那雞有幾隻腳?”

“兩隻。。。。”

看來,有必要帶著三個城市小孩進山芭好好觀察,不然真的成了山芭佬。

2019年7月23日 星期二

小子教老子


rebellion teenager叛逆少年少女最想爭取的不過是自主權。

處在發育從小孩較換成小大人,生理上的轉變,也讓青少年在心理上也想爭取自主權,甚至“話事”權。

老大的口頭禪是:“為什麼你不?”;“為什麼要我?”

或者想要什麼,行使別人去幫忙完成。像他想要開發一個電腦遊戲軟件,慫恿爸爸去做;想要當CEO,也叫爸爸去開間公司,讓他好當富二代坐享其成。

老大很多在腦里的異想天開都希望有人可以代他完成,完全是只有造夢的理論,沒有築夢的行動.

女兒一堆抱負,要學武功,什麼karate, 柔道、跆拳道;跳舞,Kpop、街舞、學琴、學中文、學廚藝、學縫紉,十八班武藝她都想學,但在口中都兜著圈轉來轉去不到三分鐘熱忱。

你還不能說她半句,她會指斥你:“扼殺我的夢想”。(Abuse my dream)

我最受不了女兒的口頭禪:“I am lazy.

反正問她為什麼放棄某個Dream,叫她幫忙做家務、吩咐她換洗的衣物要如何放置,她一律以一句:“I am lazy。”來搪塞。

然而,在狡辯貧嘴上,她永還不會lazy,你說一句,她得駁回你十句。像昨晚,我說她從馬來西亞回來後,把換下的內衣內褲和要手洗的衣服都放在一個桶里。她開始說:I am lazy

我說你內衣扣子要脫掉,放在洗衣袋里丟進要洗的桶里。

小子開始教我全都放在一個桶,要洗的時候才拿出來一起放在洗衣袋。

我說:“你那麼厲害,那麼你來洗衣,我聽你的話。”

她忿忿不平地道:“You just refuse to hear what I am saying.

只想要話事權,又不來行事權,永遠只配當長不大的小屁孩。

別說只是個孩子


從馬來西亞搭班機返美國的兩趟航程,座位後面都坐著45歲的小孩。全程都是又哭又喊,可惡的是孩子的媽媽都放任孩子又哭又鬧。

從吉隆坡飛往Dubai,坐我旁邊的一對馬來母女要轉機前往英國,那位少女的母親對我說:“這小男孩都大了,父母為什麼還不好好教。是她的孩子的話,她一定會暗中cubit 這小孩。”

這位黑人小男孩哭喊了好久好久,大概有3 個多小時之後,一位資深的空中小姐幫忙帶去別的地方安撫小孩。我向她說聲:Thanks

那位約40多歲的空姐微笑對我說:“He just a kid.

坐在另一側的爸爸在事後提起,這對黑人父母全程是完全不理不睬這小男孩的哭鬧。

Dubai轉機回美國,又來一位印度婦女帶著兩位女兒。小女兒約34歲,大女兒該56歲,從上機在走廊道就一直在哭喊,我心里默默祈禱別坐在我附近。又那麼倒霉,竟然坐在我後座。

那位大女兒一直在座位又鬧又踢向前面的座位,我忍了又忍。為母者完全沒有制止,一點家教都沒有。好吧!我總不能被她一路踢14小時的航程吧!

我回頭對小女孩說:“Girl, can you please don’t kick my seat?

小女孩馬上安靜下來。那位30來歲的印度媽媽則很不高興地對我說:“She just a kid.

你他媽的,自己不教導,別人幫忙教你女兒,你還來說句那麼鳥的話。我回頭對那位媽媽說:“I know she just a kid, but I was uncomfortable for she is kicking my seat again and again.

別再說只是名孩子來推諉和放任,就是得在他還是一名孩子的時候,必須教導他學會禮貌、尊重、還有給予他人安靜的空間。

靠爸心態




返馬期間,公公語重心長地對老大說:“好好讀書考上大學,以後才能找到好工作。”

老大竟然回說:“我不要讀大學……”

向來重視教育的公公嚇了一跳,問:“你不讀大學,以後怎麼賺錢養活自己?”

老大一副吊兒郎當道:“爸爸養我…”

公公只差沒有暈倒,搖頭誡訓:“爸爸怎麼可以養你一輩子。爸爸不在,誰養你?”

面對公公的質問,向來小事大事都喚:“爸爸來、爸爸help”的老大,依舊沒有感覺到哪兒不對?

有傘的小孩不會跑、也不想跑,反正兵來有爸爸擋、水來還是有爸爸幫忙擋。他忘了,或特意選擇遺忘有天爸爸會老、靠人人會跑。屆時失去依靠的他,該如何堅強地面對一切?

近來爸爸也許意識到這點,開始對自我中心的老大有求要必應的姿態,顯出不耐煩的言辭了。

女兒則幸災樂禍道:“爸爸也開始不喜歡哥哥了。”

 
 

換排行

老大前兩天突然感慨道:“如果我不是排行最大,我是middle child 就好。那樣有哥哥或姐姐作我的model I know what should I do。”

我提議:“既然你那樣想,你排行老大,那你該有所表現作為弟弟妹妹的榜樣呀!”

他抗議道:“I just said what I wish.


女兒呢?則時常想要當老大,排行最大都穿新衣、用新玩具。現在雖然不用再撿用哥哥的舊衣服和舊玩具。但是排行老二,爹不疼、娘不愛似的,她感覺倍受冷落。所以,有時,她會認為:IF  沒有弟弟,那樣媽媽會疼我。

小帥呢?則覺得哥哥姐姐,閒來無事老愛去煩擾他,他曾對我發牢騷:但願我是這家庭的獨子的告白。

孩子們的錯位思考,令我想起蘇軾的一首詩:《题西林壁》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