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31日 星期六

光說不做

老大和女兒踏腳車上學,每星期二清晨都會遇到社區的自動澆水在開灑。女兒首次踏著過,穿著淋濕的衣物上課。那些澆花的水是廢水利用帶糞味的。那天老大爸爸開車載去學校,他沒事。隔了一星期,女兒又遇到花澆開著,只好繞回去路口,過去對面的馬路,到了學校附近路口再過去對面。老大則把腳車推出去外邊的馬路踏過。

爸爸經常問,今天上學有開 sprinkle 嗎?卻不採取實際行動。我提醒他,別等孩子出意外,就太遲了。

上星期六,姐姐問小帥在班上有交到新朋友嗎?小帥無意間透露,鄰座的一位同學時常踢他的小腿。難怪開學,我常看到他的小腿瘀青,問他有撞到嗎?他也沒告訴我。經我再三地問,他說不要 let everyone in the trouble,所以不要告訴我。

我說,那是bully。媽媽不是提醒你,有人欺負你,一定要說嗎?他善良的說,it is ok

我忍不住叫爸爸今天要幫我做兩件事。一是寫信給HOA 投訴sprinkle 的時間;二是寫信給小帥的老師。

爸爸一邊寫信,一邊叼唸我就是愛投訴。才開學就寫信給老師,會讓老師對父母和小孩都留下不好的印象。我說,我們不是沒事找事,小孩被欺負了,一定要當機立斷,馬上反應,亡羊補牢。

叫他投訴開花澆的時間,爸爸又數落我什麼事都要投訴。我氣得罵他,與其每天office viber問今天兄妹倆有遇上sprinkle,不如採取行動去解決問題。

他說,那你為什麼不寫?

我說,你如果不想寫的話,那你對我說,不要一直光說不做又再假關心地問。我用破破的英文寫去投訴,也好過和你吵架。

寫封email,有那麼難嗎?每次都這樣,要吵得翻臉也想翻桌了,想當濫好人也要看是什麼事情。有時我實在懶得和他吵,自己寫了,讓他看,他一邊改一邊罵,寫什麼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