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5日 星期三

小松鼠之死


前天清晨,載著小帥上學的路途,在社區轉角的馬路旁,看到兩隻小松鼠在人行道和馬路上來來回回亂竄。

我當時就替眼前兩隻小生命的安全,有所擔憂。在行駛的人行道上,我放慢腳車的速度,盡量不想驚擾小松鼠逃奔到絡繹不絕的馬路車流之中。一隻小松鼠在路旁的一棵大樹下兜兜轉轉,竟然沖出馬路的白線外。

“咯喳…”一輛行駛的轎車的車輪輾過了這個小生命的身軀。我剛好經過事故的地點,聽到那一清晰“咯喳…”骨骼破碎的聲音。那隻小松鼠,連一趕嘶叫也來不及,就那麼動也不動躺在馬路上。

目睹這起卷入車底而亡的悲劇,我驚嚇大叫“啊…”

後座的小帥問:“什麼?”

“squirrel 被車撞死了。 我手指向那無聲無息的小生命。

“ aiyo…”身後傳來小帥的驚嘆。

當時,想停下來看看牠是否死了。然而,我目睹牠被卷入輪胎,前輪隨著後輪一起輾過,耳聞那兩聲“咯喳。”再看牠一動不動, 心忖,已經死了,那就算了。

繼續前往學校的路途上,我開始後悔自己的冷血。起碼,把牠撿拾到草坪上,讓牠不至於被路上的車輛一輾再輾過。

送了小帥上學,在回程那段事發地點我一直尋找牠的蹤影。最後,我發現到柏油路上有一灘小血漬,那是牠毛絨絨身軀所留下的痕印。

這個早上,那段時刻行駛過的車輛,右輪上都沾上牠的血肉。

傍晚時分,爸爸一聽到這個事故,第一個反應問:“不會是我們家的松鼠吧!”

那一代靠近森林,有很多小松鼠。我們家的松鼠才不會跑到那麼遠去。

每年春天,我家後園的草坪樹木,會來一群小松鼠在此玩樂居住。那些前幾年長大的老松鼠反而不見蹤影。這群小松鼠在花草、樹枝、籬笆、屋頂、網窗來去自如的爬行覓食。前幾年,我們樹下掛了兩個秋千,這群小松鼠還會爬上爬下搖盪,十分精靈可愛。即使牠們對後園栽種的蔬果有些小破壞,我們從未像某些朋友那樣下毒或捕殺這些小生命。

藍天白云、綠草如茵,有一群蹦蹦跳跳的松鼠為大地添加動態的的氛圍,賞心悅目。世間萬物和平共處,何樂不為呢?

我姓啥?你管得著!


上了高中,女兒都帶便當上學,每次休息很自然地物以類聚和華裔朋友一起用餐。這些來自中國移民的第二代,從家里帶來包子、炒飯、餃子的中式食物,有時也有吐司三文治。

我經常聽女兒提起一位叫Lin的女同學,老愛充當老大姐。什麼事都得有她的一番見解和批評,尤其是關於中文詞匯和注解。這女孩老是自以為是,堅持自己說的對,也說了算。

有一次,她對女兒說:“妳的姓Wong不是王,應該是黃才對。”

女兒道:“我的姓就是王,不是黃。”

那女孩一直堅持認為我女兒錯了,應該姓黃才對。

最後,女兒轉述給我們聽。她對Lin說:“那是我的姓,我姓王就是王。我怎麼不知道我的姓?”

這個管得太寬的朋友終於碰到一鼻子灰了。人家祖宗歷代的姓,豈容你說的算。

女兒也解釋:“她以為她有拿中文,我們沒有拿,她就比較厲害。”女兒後來氣不過,在網上報中文課程,有意和她一較高低。

看來,生活或學習中出現假想敵,也許是激奮人心的好事。

2019年9月24日 星期二

各自加分的心態


那天小帥告訴我,他數學不小心算錯了一個數字。老師未發現,改卷時給他滿分。他發現後,前去知會老師

Mr. Smith說,那是老師出錯,所以依然給他100分。

我翻看考卷,師生之後如此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