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

虫虫入侵記


哥哥昨天放學步行回家,背著書包上樓不久,房里傳來他的驚聲尖叫。我正提著電水壺裝水準備煮些沸水。頃刻,哥哥沖來廚房,驚慌失措地叫:“有一隻bug, 有一隻黑色的bug 在我床上。”

他像丟了魂似地一直重覆:“有一隻bug, 有一隻bug在我背後,我把它掃下,我看到它在床上。”

我按了熱水壺的開鍵,上樓到他房里看看。床上沒有虫的蹤影,我抖動三個枕頭和被單,再環顧房里四周,還是沒找到任何虫影。於是,我喚:“哥哥,我沒看到虫,你上來幫忙找一找。”

“有,有一隻bug, 一隻很大的bug。你沒有去找你沒有要幫忙…”哥哥嚇驚未褪的嗓音在樓下響起。他只一味地怪責我沒去找,卻不上來幫忙。

“我沒看到…,你上來找找…”我重覆,他卻像怕見鬼似的一直控訴:“有一隻bug.有一隻bug, 你沒有找…”

我用抹布清理他剛才因虫停在他背後,用瓶裝水一邊跑一邊倒在背後一路潑灑在廊道的水漬。我喚他:“你再不上來,我要趕去接弟弟了。”

哥哥開始撒潑指責:“你沒有找,有一隻bug。”

那,你上來找,找到我幫你抓。我真的動氣了。明明在幫你找,你卻睜著眼睛說瞎話。

有一隻bug, 你沒有找…他不上樓,卻一直嚷嚷叫叫怪我。

我懶得理他,匆忙下樓去接小帥。拋下在屋內不停在申訴:“有一隻bug, 你沒有找…”一堆髒話從他口里飆出。

在校籬外,我聽到手機傳來“叮叮咚咚”的聲音,知道他在Viber爸爸。我私訊爸爸別理他,有口罵人卻沒膽對付一隻小虫。

回到家,女兒還懶坐在原地。我催她:“妹妹,你快點上樓做你的事情。”她每天放學到家,把書包放在身邊,在樓下放空一兩個小時。然後,臨到睡時才說沒時間,一堆功課沒做。爸爸每晚催兄妹倆睡覺, 勢必功課太多,時間不夠用不能去睡。

BUG!”她借題發揮地嚷。

我說:“Bug 在哥哥房間,又不是你的。

“有bug.你叫我上樓?”她還是用這爛藉口來拖延時間。而哥哥則在廳里一直數落我沒去找,一邊“叮叮咚咚”地打了將近一百個BUG家里四人的viber群組給爸爸。

我氣得放話:好,你們兩個今晚找不到那隻虫,就別上樓了。家里可能還有蟑螂、螞蟻、蜘蛛和很多小虫,我看你們也別住家里了。對,外面還有更多的虫,你們也不能到外面去。

哥哥用嘴巴繼續在發洩他的不滿。我的手機響起,爸爸打電話來,叫我再上樓找找那隻虫。

我向他解釋,我已經找了,沒看到。爸爸一直勸我,叫哥哥和我再上去找找。我說,我叫他,他不上去。我找了,又找不到。爸爸一直叫我聽他說,他卻不聽我解釋。

我真的是左右難為,里外不是人,氣得蓋掉電話。

哥哥還在罵我BXXX, 罵FXXX,我氣得抄起廚房的杠面棍,走到他面前警告:“你再罵我一句,看我打不打你爛你的嘴? 全世界的人你都可以罵B word, 只有你媽媽不能罵。你罵你媽媽,你就是son of the bitch.

我數落他:“一句小虫怕到要死,可是嘴巴卻那麼毒。我幫你,你不領情,還一直罵人。message你朋友問問看,你媽媽不幫你抓虫,看你的朋友會不會笑死?

撂下狠話,哥哥嘴巴不敢再哼聲,然後無聲無息地上樓進房了。妹妹看沒戲可以湊著演,不久也跟著上樓。

用餐前,哥哥向我道歉不該罵我。我再度向他解釋,son of the bitch 就是在羞辱對方和他媽媽。你用這句話罵我,也把自己給罵了。

我問爸爸:“如果有人罵你老婆FXXXBXXX,你會沒反應嗎?”爸爸知道我話中有話,不敢接口。

找不出一隻虫沒什麼大不了,出口傷了幫忙你的人,那種心態要不得。我警誡孩子,求人要有求人的態度,這是最基本為人處世的素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