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5日 星期五

當智能遇到低能


爸爸平日喜歡嘗試新的電子科技產品,家里的手機、智能音箱、電腦系統、wifi 設定,時不時他又來玩個新花樣。偏偏我對所有電器的使用能力,在於啟動基本的功能就心滿意足。倘偌繁瑣的步驟,我必須一一用筆記下才能應對。像scan、儲存照片、pdf一些文書處理,相比家里的小孩,我更是屬於低能。

有時,用手機講電話從廳里步行去廚房,網絡突然中斷。後來,獲悉爸爸的wifi設定,客廳到廚房需要切換不同的wifi。我皺著眉頭問:“家里又沒很大,為什麼要那麼麻煩?”

他說:“沒什麼麻煩?每個地方有不同的 wifi,接收才會更好。”我抗議從樓上走去另樓下,也會停頓訊號。簡直是沒事找事來煩。

爸爸很不高興說:“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家里有4google speaker,樓上樓下各兩個。有時對著廚房的喊:hello google, 方向稍微失誤,傳去廳里的google speaker 接收到,那麼兩台同時響起。

我們臥房的那個智能音箱更是我最痛恨的“對手”。我說:hi, google open the big light.

一把女聲響起: Sorry, I don’t understand what’re say.

我再重覆:ok , google, turn on big light.

“turn on the big light now.”

我又說:“ok, google, play 933.”

“ok, here 933 on tuner.”

然後,我下指令要關掉桌燈和收音機,將會遇到諸多刁難。我道:“hi, google, turn off the big light。”

那把女聲響起道:“Here is XXX  turn off the light song.”音樂旋律開始,響起一把男歌聲。

我一字一句地下令:“ok google, TURN OFF the BIG LIGHT.”因為床邊的台燈又分為 desk light, small light.

結果,來來回回還是那把男聲頓了又響起。最後,我投降了, 直接用行動按掉電流再重接上,一了百了。免得再浪費聲音和時間和機器對講。

前天,熨著衣服聽新加坡電台933,發現音響太大聲了。爸爸喜歡把音響調高,我不喜歡吵。所以,每次輪到我使用電視或收音機時我會調低音頻。

結果,我對著機器音箱講了又講,什麼hello google, hi google, ok google,  房間那個智能音箱亳無反應,反而是樓上走道那個智能音箱的燈閃了又閃。我喊:hi, google turn on the big light,也不聽使喚。

無法開上燈,我沒法看到調低音頻的鍵。一直等到女兒回來,我叫她幫忙。

她喊:“hi, google, turn down the volume.

燈沒閃,也沒回音。她又嘗試叫了幾次。結果也沒回應。女兒乾脆直接用手去調音。

她說:“媽媽,你喊沒用的話。那可以用手去調呀!”

問題,我連那個big light 也開不到呀!剛才,我還以為我說的英文不標準,它聽不懂。

爸爸下班回來,我提起這事。他直接劈口就說:“哦!麼你每次都不會。我以後寫在白紙,這樣你就會記得。”

我抗議,妹妹說它也沒反應。

樓上我們房間那個有點壞了,有時沒回應的。

既然它“秀逗”,那不能怪我芝麻開門的口號不對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