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守候


每天早上送小帥上學,站在校籬外把書包幫他背上,取出書包旁的水瓶,讓他喝水,然後和他吻別。

他說:“mama,bye-bye.”或“mama,我愛你。”

我說:“Have a good day.”又或者叮嚀:“有事或不舒服,叫老師打電話給媽媽來接你。”

他步入校園,一邊回頭向我揮手。我立在校籬外,望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他的腳步順著廣闊草場邊的石灰道前行,我默默地望著他獨自前進的身影。前三年,校園沒有圍籬,我陪他走進課室外和同學匯集,再離去。後來,因為校園槍殺案在美國一再發生,學校加強安全,築起了圍籬。上學放學,家長只能在圍籬外接送。

早晨觀望我立在籬外守候的朋友曾問:“你為什麼送了孩子,還站在籬芭外等呢?”

哦!一些學生踏腳車或 scooter,時常不守規矩偷騎,好幾次都差點撞到小帥。所以,我不放心。記得我當時是這樣回答。

很多時候在圍籬外遠眺小帥自己走去上學,我腦海浮現我爸。小學我爸在雨天沒割膠會帶我去大街的巴剎吃早餐,再送我上學在校門揮別的情景;在江沙車站送我搭車離去、不管是當天來回或離鄉離國多月多年,他都會佇立在原地一再守候揮別。偶爾他還尾隨著長途巴士一直在我家路口停下道旁,等著巴士駛離。他雖然沒把握瞧到我,或我看到他,但他知道這車里有他惦掛的孩子而令他追隨不放。

當年的我,一再叫爸爸不用等,回去。

而我爸,不言不語,依然在車窗外的巴士站的圍堤旁,坐在摩多車上眼睛直盯著我在的那個方向。

多年以後,我終於了解他的心情。他想讓我知道,我會在原地守候你。那是為人父母的不放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