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我要decorate Christmas Tree


上星期六陪小帥代表學校,前往車程半小時的一間初中參加Roboctics 比賽。我們七點半就出門,快六點才回到家。回來後,我和爸爸都頭疼,兩人服用了止痛藥,都吃不下打包回來的食物。

女兒吃完雞肉漢堡和雞塊之後,吵著要佈置聖誕樹。我說:“我頭痛,改天再弄。”

她劈里啪啦道:“我今天free,明天我要完成Xmas card 寄給我英國的friendsMonday 我有test…

那就等你有空…不待我說完,她扯高嗓音:“I want to decorate Christmas tree today…”然後,跑去轟炸爸爸。她不是好聲好氣的游說,是語帶威脅和挑釁的炮轟。什麼她只有今天有空啦!等我們等一整天了,如果今天不佈置,那今年別佈置云云。

我聽了火大,這些小孩都專欺負好人。我大罵道:“我和爸爸今天一整天在外面,回到家頭痛連打包回來的東西都吃不下。你們吃完沒有幫忙清理,還要吵吵吵。為什麼一定要今晚佈置christmas tree? 你們有take a consider 你們的 parents ?

爸爸知道我的脾氣,一旦我動怒事情就會大條了。他馬上相勸女兒,改天在佈置。女兒不依不饒還在碎碎唸。

前晚哥哥吵完要另買新書,還學校那沾了他口水借來的書之後。不到五分鐘,輪到妹妹來開炮。一旦風平浪靜,兄妹倆總有法子折騰爸爸。

“I want to decorate Christmas tree.”女兒在房內大喊。

快晚上九點了,剛才哥哥吵了將近1 小時,現在女兒又來無事找事。

爸爸走下樓低聲問我:“Christmas Tree 在那里?”

我生氣地問:“你以為很容易拿嗎?拿出Christmas tree還需要挪去沙發和兩個櫃椅,才能擺上聖誕樹。還有那些裝飾物都需要爬高拿下。”我才從樓上走下廳里的沙發休息,爸爸也知道我人不舒服,體溫有些高。前兩天牙齒抽神經被含有漂白的化學清洗液弄傷咽喉,在服著抗生素。

爸爸不好意思再游說,徑自走上樓。

女兒卻在樓上氣勢淩人地叫:“Why cant decorate the Christmas tree today?”說什麼別人都弄了,我們卻不弄。再不弄,今年,以後都不要弄了。什麼她今晚有空,明天有blur blur的事,好像今晚不佈置那棵聖誕樹就世界末日了。

我火大地問:“妹妹。今晚你不 decorate the Christmas tree ,你就不能活了嗎?”

她霸氣道:“I can decorate myself。”

好呀!你要弄自己去拿,在洗衣機旁,我沒有說不可以。我放話。她總是把自己說成多厲害,什麼都可以自己來。烤蛋糕、弄餅乾,最後叫爸爸幫忙收爛攤子。爸爸沒法時,喚我收拾殘局。所以,她所謂她自己可以,百分之九十最後演變成:不是她不可以,是我們不幫忙她。

我和爸爸在廚房煮沸水,她氣勢沖沖下來去了洗衣間,拉開水桶等雜物,把裝著聖誕樹的長盒拉到廳來,就隨便擺在客廳中間。所有的雜物原地就擺在洗衣間,堵塞著通往車庫的行道和門。我翌日清晨,一一整理。

當然,聖誕樹也需要爸爸出手定框定架支撐。因為她不會弄,不求救卻在那喊話威脅:“If the Christmas tree fall down, hurt到你們,is not my problem .

那晚,我對兄妹倆說:“你們兩個十幾歲的teenager每天沒事找事吵。如果有一天你爸爸被你們弄死,我一定把你們趕出去自己賺錢養活自己。現在身在福中不知福,不懂得體諒父母,也不會感恩,養你們有什麼用? ”

我有時問孩子,如果爸爸像某某叔叔那樣,他們還敢那樣造次嗎?兄妹倆哼都不敢哼一聲。

解鈴還需繫鈴人,問題的關鍵在於他倆的老子不夠有威嚴不夠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