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9日 星期四

好手好腳,卻成Disabled

我家孩子越養越大,卻越無能懶散。前些年,還有幫忙掃地、折衣的小活兒。而今,自己一個小小水瓶,有本事從樓拿到樓下擱在廚房,卻不自己洗一下裝水。

晚我看女兒的水瓶又靜悄悄地放在廚房水槽旁,氣得大罵:“為什麼不順手裝個水?”

在廳看電視的爸爸馬上回應:“放著,我裝。”

我問:“你能幫他們一輩子嗎?”

爸爸不敢再出聲。

翌日孩子放學後的teatime,趁爸爸沒下班之前,我慎重對他們說:“我生你們出來,有手有腳,頭腦又沒傻,為什麼要把自己當成disabled?一個水瓶很難裝嗎?從今開始,你們每星期有一天可以對我說:媽媽幫我好好清洗水瓶里面,那我可以幫你裝水。其他日子,必須自己裝。”

老大馬上說:“沒關係,我叫爸爸裝。”
 
我重申:“我已對爸爸說,不能幫你們裝水瓶了。”老大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少爺生活。如果他來到飯桌,沒幫他盛飯,他馬上轉頭就走,不吃。即使是吃飯,在飯桌上也是嫌三嫌四。一聽他下樓的腳步聲,我已開始在擔心和厭煩他接下來的質問:難吃,不會煮、沒有 crispytaste bad云云的抱怨。想吃什麼,不是叫爹就是喚娘,煮了給他吃,一句謝謝都沒有,還要被他指東責西的。通常老爸在,他就成廢人。連用微波爐加個熱也要爸爸出手。

 
他們上了中學,繁重的課業和考試,我們沒有再要求幫忙家務事。如今,變本加厲地把父母當工人使用,看來孩子寵不得、也不能心疼他時間不夠用。

我對兄妹倆下通牒:誰要是再不自己裝水瓶,我要罰他每天掃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