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5日 星期二

看你有沒有死?


昨晚吃飯後,我問在沙發看《讀者文摘》的小帥,要吃藍莓嗎?

他答:“May be.

我故意說:“那是不要囉!”他的Maybe 是帶些客氣,換言是要。

他說:“IFyou don’t mind.”又把問題丟回給我。

我清洗藍莓邊問:“弟弟,媽媽以後老了,你會洗水果給我吃嗎?”

他埋頭在書里,頭也不抬起就答:“If I grown up, you’re not died yet.”

嘩!這小子思路比別人深。一句無心對談,聽似無情,卻是不肯輕易承諾的中肯。

品德與成就孰重孰輕


上星期五清晨刮大風、下大雨,爸爸用車分時段載孩子們上學。我們把小帥停放在學校家長接送的平台,站在前方的校長步行過來。我從車窗望去,小帥有意躲著校長,眼神閃縮不和校長接觸。可是,校長卻向他伸出手要high five ,他沒辦法只好羞澀澀地攤開雙掌擊碰。

校長邊陪他走、邊和他聊。我猜想該和spelling bee有關的話題。接他放學回家,我問他:“今早校長和你聊什麼?”

congrats spelling bee.”小帥扼要地回答。

我說:“我看到他陪你走了一段路,講了很多話?”

“Dr. Windish 說我是學校目前為止,在SCPS spelling bee 表現最好的。小帥是那種不問不說,在家在校低調得很。


戴上獎牌和拿著獎狀,攝於頒獎典禮後會場


我問:“那你今早看到校長,為什麼不打招呼。說一聲:Good Morning 還是Hello都好?你那樣見到老師不打招呼很沒禮貌,每天早上媽媽載你去上學,即使看到路人都會說Good Morning.

他抱歉地道:“媽媽,sorry. Next time I will.

傍晚時分,我們在麥當勞用完餐後,順路去了他學校舉辦的Art Night, 校長和副校長遠遠望到他來,副校長熱情歡呼:“Gidon…

我望見校長拿了個提袋放了個小飾物送他,他很有禮貌地點頭道謝。

培育孩子有禮貌有品德,比有才華有成就的孩子來得重要。


2020年2月24日 星期一

我怕像哥哥那樣弱智


老大9歲時得了腦膜炎,住院期間醫生把我叫出病房外,神色嚴肅地告訴我,要有心理準備,你這孩子可能智商會退化。

當時,把我嚇得不輕。老大疼得在病床上翻滾。看醫生還故意把我支出細述病情,也知道情況嚴重。

幸好,病癒後,他沒變成殘障人士。這些年來雖年齡漸長,言行卻像67歲長不大的孩子。我和爸爸偶爾懷疑,他那不靠譜的孩子氣,可能腦袋有一根筋“黐線”了。

小帥時常咳。有天他對我說:“媽媽,我cough了很久,我要去看醫生。”

我說:“你咳是因為吃冰。”

No,I need to see doctor, I scared I might get a meningitis. I don’t want to be like ko-ko.”言下之意,他擔心患了腦膜炎會像哥哥行事作風一樣短路。

我安慰他:“meningitis 頭會很疼,怕光。哥哥傻不是因為曾得那個病,而是他childish.

“No. Ko-ko 不是childish, 他是傻。你和爸爸都說他 behavior like 6 years old.”

 有時,老大無聊去挑逗小帥,他氣得動手打哥哥。我說:“弟弟,你不能打哥哥。”

他弄我。弟弟煩不煩,動手又動口地驅趕滋擾他的哥哥。

哥哥反而在那“啊!啊!”的大喊大叫地求饒。

“因為ko-ko meningitis燒壞了腦,所以retard了。”我隨口扯上這理由。

老大聽了抗議:“No, 我沒有retard.

你沒有retard就好好be a elder brother.弟弟不喜歡你像小孩子那樣逗他玩。

2020年2月20日 星期四

難過不是因為輸了

上星期五情人節,小帥代表學校出陣參加Seminole County所舉辦的Spelling bee. 全縣一共有46所小學和初中參賽,其中有一所初中派了兩名代表,即一共47名。筆試一共有52題,獲得口試資格一共25名,只能錯4 題。小帥錯了兩題,以50分通過筆試,取得下午的口試資格。

口試從下午一時開始,參賽者只要一出口所拼出的字母,即使知道自己拼錯再立刻糾正,也算答錯了。小帥因為學校是Carillon依序字母排號,取得編號2。經過67會合,很明顯地把不是很強的參賽者都篩除出去。有些參賽者連最基本的詞匯也拼不對。有三個會合甚至沒有一名參賽者答錯出局,考官的字詞越來越難,剩下的都是強中高手。有一名甚至是去年的冠軍和Florida Spelling Bee 的勝出者。

比了快三點,小帥在大意中被按鈴出局。他一臉難以置信地回頭望我。大概不相信自已答錯了。在那一輪回,他隔壁一位小學生也出局了,最後只剩六名參賽者,看個子該都是初中生。由於比了將近兩小時,比賽暫停休息。

小帥過來找我們,甚至滿臉困惑問:“What’s wrong?

我摟著紅著眼快哭的他,爸爸打著眼色對我說:“出去外面再講。”

學校老師和一名同學及家長紛紛跑過來安慰,贊賞他整場表現很厲害了。

爸爸帶他上廁所,一邊向他解釋Monocle,是Mono, 不是Mona。小帥方驚覺,他聽成老師拼讀是MONA,所以才會出錯。

我們當時覺得他回答得太快了, 應該再問考官sentencedefinition和要求再拼讀一次。

他越聽越氣自己,越想越難過。回家約四十五分鐘的路途里,都淚眼汪汪。我們停在麥當勞打包食物,我摟著他安慰:“你已經很厲害了。你才4 grade 最小的,去和5grade, 6,7,8 grade middle schoolstudents比,算是Top ten 了。爸爸媽媽也沒預算你會有這樣好的表現。”

他很委屈地說:“媽媽,我難過不是因為我 out , 我哭是因為我made a silly mistake in an easy words.那個word, 我會的。”

我安撫他沒關係,人經常會出錯,盡力就好了。明年、後年,還有4 年他可以盡量爭取機會出賽。

那一天,我其實也和他一樣,為了他這不該有的失誤而惋惜不已。然而,這場比賽,令我了解小帥非凡的實力,爸爸和學校老師都說,有些字詞他們也不會。

隔天,小帥對我說:“媽媽,I don’t know why have some spelling bee contestants are qualified? ”他舉例有人連treadmill, cattail 都不會。

我順勢激勵他:“這次當做拿經驗,明年我們再爭取機會出賽。”

他點頭表示好。看樣子,他也很想雪恥這個大意之憾。而爸爸則潑冷水道:“明年,還要過學校這關,才能爭取上陣。”

開學的第一天,學校大大地在晨間新聞播報表揚了他,校長的每周email簡報也提到




Congratulations to Gidon Wong- Top Ten Finish at the District Spelling Bee- Feb. 14th! 

· 4th Grader Gidon Wong, our Carillon champion competed against other school champions from 4th-8th grades and did a fantastic job! 

 
 
領獎時與縣教育局長及官員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