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31日 星期二

小帥的博客


小帥的文字組織很好。以前在英國三歲時唸幼兒園,老師對我說,他能改寫小紅帽(red little riding hood)的故事。我看他用phonic 拼寫的三大頁故事,有點嚇了一跳。要知道,三歲的小孩有許多人連ABC 都不會認。

隔了一年,他轉去小學入讀,換成學校的老師嚇了一跳。這小孩不僅會讀、會寫、還會改編所聽過的童話故事。他把三隻小熊(The story of Goldilocks and three bears)改寫成更有趣、加多情節內容。

來了美國之後,每個級任老師,看了他所寫的文字,基本上都贊嘆不已。小三的老師,新學年開始批改他的作文,看了十分開心,直接拿給校長一起分享。告訴校長:“學校有位小三的語文能力,不遜於初中八年級的學生。”

小帥呢!近來開始沉溺於電腦。前三年每天堅持寫的Diary,後來改為JournalPokemon GO都停了。我尋思這孩子的脾性,社交能力太差、將來只能從事如科研、繪畫、寫書這種學識和才藝的工作。於是,去年,開始激勵他每個周末寫博客。

這小子寫呀!寫,思緒隨心所欲,天馬行空的寫,繆思連我也自愧不如。有時,心血來潮寫個時事或八卦,上個星期寫了篇分屍恐怖的。我看了,真的心驚膽跳對爸爸說:“這孩子,腦里裝太多大人的思維。”

他更新博客,主要是為了敷衍我。

我對他說:“好好寫,媽媽幫你譯成中文,找出版社出書。”

他則沒有這樣的壯心大志。只為了應付我的要求,而隨便寫個東西交差。

我還在等他許多未完結故事的下文。


小帥的博客:
https://mybreadloaves.blogspot.com/2020/03/coronavirus-update.html

女兒的才藝

近來全球疫情嚴重,我們打從一月就一直買不到口罩。上星期,女兒拿出一個她花了一個晚上一針一線縫製的棉布口罩。手工很不錯。

前些日子,她用了半個晚上的時間,剪裁了一件波浪短裙,樣式十分可愛,還打釘小圓環。老實說,我也剪裁不出那樣的裙子。

她在網上自學成才,舉凡餅乾、小甜點、飲料,小帥是她最忠實的分享者。還有銅裝或花繩的耳環、戒指、手環都製作得很精美。有一度,爸爸金錢和精神上全力支持,她去開發網上handmade 手藝生意。

除此之外,她的手工繪畫都很好。小學、初中和高中的老師,評分之後經常會把她的手藝裱成畫架展示在校或班上。 她所繪做的肺功能模型、稻田生產過程,都被老師詢問可否給她們保留收藏當成日後的教材。

 女兒前些日子一手製作的水稻作業,被教人文科學的老師保留為日後教材

 
以,她的房間堆滿各種手工材料和工具。所做出來的手工玩偶和玩具,很多都落入弟弟的收藏品。

我經常對她說:“妹妹,你不要把自己不要的東西給弟弟。然後,我幫你收拾和丟掉。”

這幾天想想,女兒除了脾氣暴躁和老愛一句頂十句。其實她有許多值得期待的潛能。近來,開始調整自己,學會去贊賞和鼓勵她。也許,她會漸漸變得更優秀、重回幼時的乖巧。

前些日子我生日時,女兒手製的卡片、花卉。中間是小帥畫的生日卡片。
 

2020年3月12日 星期四

良心的抉擇


前兩個星期,和爸爸帶著小帥一同前往學校參加gitfed 學生成績評估的說明會。我們在圖書館入口處列隊等著點名拿自家小孩的計估成績。在報到處桌旁,我望見小帥前兩年的room mom,於是我問身後的小帥:“Hailey 也是gifted kids嗎?”因為那位平日媽媽活躍參與校園活動我想確定她是不是前來幫忙?

小帥露出不耐煩兼嫌棄的嘴臉不答。我生氣道:“這樣也不能說。”小帥有個自以為是小心翼翼的脾性,他不喜歡我在學校問他學校的人和事,他覺得隔牆有耳。被人聽到,會以為我們在道別人是非。這點和爸爸一模一樣。

然後,整個說明會他都拉長一張臉,偏偏他夾坐在我和爸爸之間。我要問爸爸事情,他露出我在打擾別人的神色。

後來,回家在飯桌上用餐。我提起剛才為什麼要那麼“自鳴清高”?

他不言。爸爸則代為解釋:“你說那麼大聲,人家在我們後面呢?”

我直接問:弟弟,Haileymom是在我們後面,還是在圖書館里面?

“She was in our back他想也沒想,馬上答。

我是氣得說不出話來。爸爸不認識那小女孩,也不認識那位媽媽。所以,不能怪他。但是,小帥分明是在說謊來保護自己。這樣的小事所表現出來的反應,令我心寒。

爸爸還在餐桌意圖為小帥粉飾,我聽都聽不下去了。清理完廚房和拖完地,臨去洗澡前我踱去小帥房間對他說:“弟弟,你想一想,Hailey mom 是在圖書館里面,還是我們的後面?”

正在玩電腦的他,不理我。

我十分難過地告訴他:“我會記得你今天為了保護自己所說的謊話。”

他傲慢地道:“I don’t care.

“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和姐姐說話,因為我怕被她冤枉。她所做不對的事,都是別人的fault。你學她一樣無中生有,我以後也不會理你。”一想到那麼小的事,向來乖巧的小帥也意圖把錯怪在他人身上,我的心情簡直掉在谷底。

他大聲回句:“whatever

那天晚上他臨睡前,沒跑來叫我換裝水瓶,和我抱抱晚安。翌日,我叫他起床,用叫,也不跑去他床前吻他起來。幫他擠牙膏,拿了換洗衣物,準備早餐,該做的一切我都做了。就是不和他有親昵舉動。

那天早上,送他到校後,他等著抱抱吻別,我揮手叫他走吧!他滿臉失落和難過單獨迂行在校園小徑。下午接他回來後,對他在學校的事也不提不問。Tea time 還是姐姐張羅給他吃。

吃完後,他有意向我示好。一直陪我坐在沙發上,我叫他去坐別的沙發,我要躺下睡小睡一會。他開始意識到我真的生氣不理他了。這樣的冷戰持續了兩天兩夜,小帥開始不習慣,我也不想示弱。每個人都得為他自己的言行負責,我不想我的孩子是那麼卑鄙無恥。

第二天早上,臨上學之前,小帥終於向我道歉。他解釋他那天聽錯了,沒聽清楚爸爸說什麼?

好,我雖然不能接受你的解釋,但我接受你的道歉,我們言歸於好。上學的時候,他開開心心地和我吻別;放學路途,快快樂樂和我聊天。

回到家後,我向他說了一個故事。我提起在台灣大學的餐廳打工,女老板和做牛肉麵的廚師處不來時常爭吵,那廚師後來不做了。最後一晚,他教我如何關電、關門和把鎖匙交給我。第二天中午,老板娘大罵那不干了的廚師黑心,臨走了還故意把冰櫃的電源關了。里面的肉類全解凍了。

我聽後,覺得有必要澄清。那廚師沒那麼壞,也沒有故意關電源。昨晚,關電的都是我。一時不小心把冰櫃的電源關了。當時,我曾猶豫要不要如實道出。如果我坦承是我,我可能要賠不少的牛肉、雞肉和豬肉的錢。那可能是我兩三個月才能賺到的工錢;再說,我不說也沒能會知道是我錯手關的。

不說呢?我這一輩子都會活在良心的譴責。那廚師以往對我很好,老板娘也視我為女兒,曾出錢又出力只帶我這員工坐飛機從台北飛去高雄一日遊找她好友,為我畢業後尋找出路。內心幾番掙扎,聽到老板娘怒氣沖沖地一直在罵罵罵,我還是鼓起勇氣走去告訴她,是昨晚那位廚師教我怎麼關燈、關店,我大概一時錯手關錯了。不是那位廚師臨走前,還要報復關的電。

老板娘一下傻了,也靜了下來。後來,她也沒叫我賠錢,就那麼不了了之。我的坦誠,換來我這輩子問心無愧最敞蕩的驕傲。

我問小帥:“如果你是媽媽,你會說出實話嗎?”

小帥不答我問題,反而問我那餐館在哪里?你為什麼在大學打工等等。

我後來總結告訴他:“有時,當下為自己解脫,會永遠失去獲得寬恕的遺憾。”( you will regret lost the forgiveness forever)

他覺悟點頭抱著我道:“媽媽,我知道了。I will never do it again.

2020年3月9日 星期一

鼓勵孩子自己作出抉擇


打從小帥贏了學校的spelling  bee, 他一直困擾要不要代表學校出賽美國學校老師不會負責帶學生去參加校外活動。所以需要爸爸請假開車前去,因為賽場挺遠,爸爸表示最好別去。反正贏面不大。

我呢!因為有言在先,就讓小帥自己定奪。


小帥自己也很糾結。有天校長把比賽當天的行程列印出來,親自拿給在草操上體育課的他再探詢,要不要參賽?他答:might be.

我問他:“如果你沒去參賽,會不會regret(後悔)?”

他答:“Might be. But I think I will.

我說:“既然你覺得可能會後悔,那就去吧!別做出令自己會後悔的決定。”我每天陪他學習學校分派的字彙,他會問我:“you know this word 沒有?”

如果我不會,他會用平板電腦搜尋,一字一句地告訴我。這樣來來回回學了一星期,我覺得速度太慢了,因為我很多字彙不會,拖延他學習進度。可是,他卻樂在其中。我叫他別管我會不會,他會的,就跳過。

他反說:“It’s ok,媽媽。”

後來我吩咐爸爸教。爸爸翻閱difficulty level 3 ,開始又來嘮叼這些詞匯太偏太難了,從沒見過的澀字,還是別去參賽,浪費時間和生命。

翌晨,小帥悶悶不樂問我:“媽媽,你說我要不要去參加呢?”

我對他說:“你都已經準備那麼久了,媽媽不是對你說嗎?你去join it for fun, 不要想輸贏,一個比賽最終只會有一個winner(勝利者),那是除了實力,也要靠運氣。”

“So, you think I should 參加?他猶豫不決,想必昨晚爸爸的話,打擊他的信心。

我不幫他做出決定,告訴他:“你們學校的老師,像Mrs, Jamrock還有那位我叫她幫忙的老師,她沒都沒去過和參加那個spelling bee會場。所以,什麼都不知道。這個spelling bee,很多人想要去都爭取不到,你已贏取到了,你要讓給那個runner up 去嗎?”

他點點頭望著我:“so, I should go?

兩年前,你的老師已經說你的grammar8 grade的程度了,你不去怎會知道自己的力?去join and get an experience, why not?”

將近一個月,小帥在準備過程的精神壓力挺大。他一方面想參賽,一方面又怕自己表現不好。我時不時又來給他講些心靈雞湯的故事,來化解他的憂郁。私下叮嚀爸爸,別再叫他別去參賽。他會認為爸爸都不看好,又要麻煩爸爸載和陪。

怕他在會場咳嗽,賽前一星期我都不給他吃冰品,他也樂意配合。只是在比賽時,他緊張一直在咳。

這次參賽,我囑咐爸爸,別替孩子作決定,不然他將來會抱憾和埋怨。

後來,我問小帥的心得。他認為嘗試去努力爭取,比逃離來得踏實,起碼不會留下遺憾。

這就是他學習過程和人生道路最大的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