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7日 星期五

疫翻的生活節奏

一場疫情,全世界所有人的生活節奏突然被遙控封步了。學生不能上學學習考試,大人很多無法上班賺錢養家,少了行,衣食住需要維持。日升日落,全球疫情的版圖和確診人數繼續擴張、病毒大肆掠奪許許多多的生命。

如果說,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這場盼不到盡頭的自我封閉日子,倒像是防護寶貴的生命,可以走到更長更遠的時日。

爸爸依然需要早起,每天按時在家用電腦上班和科研小組開會。沒有上課的孩子整個日程表,像翻落黑白的琴鍵,脫了節拍。小帥學校的校長每天早上九點準時在線上匯報和交流一小時,之後十點是任課老師遠距教學1小時。接著12點半一小時會讓學生在線上提問輔導。有時下午一點到三點也會在線上輔導學生。所以,小帥的日程表尚算作息正常。

老大和女兒唸高中,他倆的課程像大學般選修,老師只有電郵安排功課。所以,他倆的學習運作基本上是自強的自我掌控。這兩位青少年開始了日夜顛倒的生活模式,每天凌晨兩三點才睡。女兒更糟,有時凌晨四點多還聽到她的動靜。女兒是睡到午餐一點才能叫得起來。即使掀她窗簾、把鬧鐘放到床底吵,她有本事起身找到鬧鐘關掉再睡。

我下令最遲一點必須睡。他倆每天都當耳邊風。退而其次,我慎重警告:你們不睡,不要別人睡了,你們把別人吵醒。這兩人三更半夜,一人一間臥室,各有各的電腦手機,卻時常為了一點小事把我們吵醒。有時,是一方入另方的臥室一言不和吵;有時為了爭廁所而鬧,反正都是芝麻綠豆的小事,卻非要驚動我們才罷休。

這星期一凌晨快三點,為了一隻小飛虫,兩人進來把爸爸吵醒。隔天又是凌晨三點多,哥哥大便後,馬桶阻塞,又來叫爸爸起身。爸爸好不容易忙完倒床睡時,我看床頭手機是凌晨三點半。三點四十五分,女兒又在門外大叫:爸爸,我們的toilet可以用嗎?

爸爸聽不清楚,以為廁所又塞,又起身探看。女兒卻進來我們房說用我們的廁所。

我實在氣憤,家里有三間廁所,可以進來我們房里用,下樓也可以。既然要進來我們房借用,沒有必要把爸爸吵醒。十幾歲的少年,沒有為別人著想的言行舉止,過份自私。

沉睡乍醒又睡又把吵起,弄得頭疼,我氣炸了鍋。

女兒還理直氣壯斥責大嚷:爸爸,媽媽不讓我睡,她罵我。我叫她聲音小聲點。她橫蠻大叫:是你自己要吵!

我最厭恨她做錯事,老把過錯推諉別人,又提高聲量的那種氣勢。她能把對方所說和沒說的話,串成污衊對手的故事。比如,她喜歡邊吃邊搖身體,或小腿提放在椅上。我叫她別搖、把腳放下。她不情願。我說,那樣的坐姿像妓女。不到一分鐘,她向爸爸告狀的版本是,媽媽罵我是prostitute。我平常懶得和她對話,免得惹到是非精。

爸爸叫我息事寧人。大家都要睡了。我卻氣得睡不下,我覺得有必要嚴肅地告訴這兩個十幾歲的兒女,凡事要為別人著想一點。老大比女兒好,知道錯了會沉默和放低姿態,不會頂嘴反駁叫囂。

我提醒老大和女兒:你們去吵醒爸爸,也會把我吵醒。你爸爸不罵,我被吵醒了,你們給我小心一點。

酣睡時經常被兩人三更半夜,鬼叫嘶喊吵架。爸爸說,再忍他們多幾年,成年了,把他們踢出家門。

而小帥忍無可忍時,老問我們:“When want to kick out Ko-ko?”他討厭哥哥,喜歡姐姐。

我最想kick out 的人,反是姐姐。


疫情所逼封城固步居家,我也失去了個人的時間。每天吃完早餐,忙午餐,清理完盤藉又要忙晚餐。晚餐後、清理廚房拖完地已快晚間九點,時間都去哪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