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7日 星期五

讓家人記取你的好


這陣子,女兒總算安安份份地負責把晒洗拆下的衣物,摺疊分放整齊。為了讓她學會感恩,我讓她自己洗了兩三次衣服,她大喊太辛苦。

以往,我對她說:“媽媽手洗好內衣褲,才放進洗衣機。所有襪子和爸爸上班的襯衫、白色的衣物,我都手洗。洗好衣服,還要在太陽下晒。晒完後,拆衣架拿進來。你只是幫忙摺衣一下那麼容易的事。”

她不忿地說:“為什麼哥哥弟弟不用?你sexist。”

我說:“以後你要買東西,哥哥和弟弟沒買,你不可以買。最重要,哥哥和弟弟不會頂嘴。你老愛叫囂,不尊重我。我要讓你學會respect appreciate 。”

她終於妥協會好好摺衣,不再大喊大叫要爸爸或弟弟陪她一起摺疊。之前收放晒洗乾淨的地方是在弟弟房里的床上,她還要霸佔弟弟的電腦邊看視頻邊摺。我最討厭的是,她爬上床,邊挪動邊摺衣,整張床搞得亂七八糟。

我說她,為什麼不能好好摺衣服?還要邊看電腦,不能讓眼睛休息嗎?

廿四孝爸爸馬上聲援:“她要看電腦你就讓她看。只要她有摺衣服就好。”

我氣憤解釋:她每次摺衣服,就要搶弟弟電腦。然後,弟弟給她了,她又不好好摺,有時摺到一半,又不摺。弟弟在看電腦,她又來要霸佔別人的電腦,說要摺衣。

“弟弟都沒事,你就不用管。”爸爸就是專拆我台。他每天最擅長的是把問題掃到地毯底下。弟弟每次因為電腦的事,和姐姐大聲小聲地叫喊,他還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弟弟沒事。

前陣子,我對女兒說:“哥哥有兩年要上大學,你還有4 年住在家里。你想想,以後你們不在家,我們會想到你們在家的時候,有什麼好的地方讓我們miss 你?趁現在還住在家里,讓家人以後可以記取你在家的好。這一輩子,也許就剩那麼幾年,和家人相處相住在一起的日子。”

我每次要求哥哥和弟弟對女兒說:“妹妹/姐姐,謝謝你幫我摺衣服。”

而哥哥,每次到餐桌前就開始投訴食物,反正什麼東西都不合他胃口。我煮完忙完要吃,最討厭聽到他嫌東嫌西,開口謾罵和挑食。

上星期四,我忍無可忍發飆:“要吃就吃,不吃別來。沒賺錢開始學會挑;沒收你半分錢,你憑什麼每次都在complaint? 不是第一次,也不是第二次,搬來美國你就這樣子以為自己是master chef。你以後別再出現我煮的餐桌前。”

濫好人爸爸說:“你不煮沒關係,以後我負責。”我最痛恨爸爸該說的人不說,不該說的人,他反倒亂扣罪狀。

後來的三天,爸爸打包麥當勞、 subywayPopoye當午餐兼晚餐。星期一午餐,他煮馬來西亞咖哩即食麵分一半給已經吃了些食物的哥哥。哥哥吃一口,開始嫌棄道:“不好吃,麵沒熟。”

爸爸正在吃,力證:“哥哥,我吃沒問題。”

“No, 不熟。Taste bad

爸爸沒辦法,起身拿著他那碗去微波爐再放1分鐘。

“叮!”聲響,爸爸放下筷子,把那碗麵從微波爐拿出來。哥哥扒了一口,皺著眉頭大聲說:“Err…還是一樣。”

爸爸動氣道:“哥哥,instructions 說只要煮3 minutes.我煮了5 minutes, microwave1 minutes, total 6 minutes了。Impossible  沒有熟。”

“Taste terrrible. Chew like plastic哥哥的口中,永遠吃不到好味道。我常說,連個蛋都不會煮的人,有什麼資格嫌東嫌西?

哥哥還不知趣在投訴,原本想好好午休吃個麵的爸爸, 神色不耐煩要發火了。

我在煮著小帥和女兒的麵,帶著幸災樂禍的口吻道:“哥哥,你再complaint,爸爸已經生氣了。”

哥哥看苗頭不對,心不甘情不願地吃完那碗麵,離開餐桌前又用英文抱怨,這是我吃過最難吃的食物。

我對哥哥說:“有天你離家我最開心,不用煩你這大少爺要吃什麼?”

弟弟馬上追問:“Why don’t kick him out now?

小帥偏食很嚴重,但是他不喜歡吃的就不吃,選他要吃的。默默吃完後,很有禮貌的說:“謝謝媽媽、爸爸。”

這個《卡溜》部落,記錄著三個孩子成長的點滴。將來有一天,也許不諳中文的他們用中翻英輔助讀閱,這些年遺留在回憶歲月的稚氣、青澀、歡樂、叛逆,曾經是那麼不懂事、不完美的成長事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