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30日 星期四

餵壁虎喝水

屋後的Florida Room 雖是封閉的,但還是有壁虎、蚊虫,蟑螂入侵。前陣子清掃時,還在角落掃出一具青蛙的乾屍。我每次在那晾晒衣服都得驚心膽跳,時不時竄出一隻壁虎出來。

佛州的壁虎非一般的只會爬行,還會飛簷走壁。有時只想出去後院澆菜或拔根蔥花,一旦拖拉玻璃門,它馬上警惕地從牆壁上飛入兩三尺外它早已堪察的安全之地 雜物堆里。所以,我每每外出都是步步驚心。一旦發現它們的蹤影,恨不得拿起掃帚把它掃出Florida room外的草地。

爸爸每次看到我,拿起掃帚要揪掃壁虎,總是勸道:“妳掃它出去幹嘛!讓它留在那里幫忙吃蚊虫。”

我大動干戈,總是無勞而返,開始隨遇而安,讓這些壁虎在我眼皮底下四處走動。有一隻壁虎,老愛在木架上的攝像機頭,那是架設爸爸拍攝屋外動機的攝像機。白白的機身,沾滿了壁虎的糞便。

爸爸從屋內望見,叫:“啊呀!在我的camera 上面大便。

這些日子天氣炎熱,那隻原本長得雄糾糾的壁虎,身上的鱗斑色澤開始泛白像發霉似的羸弱了。我對爸爸提起:“看樣子,快要死了。”

 爸爸馬上提議:“一定是沒水喝。你放些水讓它喝。”

 我覺得可笑地道:“我恨不得它死。”

 爸爸義蓋雲天數落我:“為什麼那麼殘忍讓它渴死,它幫你吃蚊子咧!”

你每天沒出去,你知不知道我每次一出去,就被這些壁虎嚇到。害我拿個東西,也怕不小心竄出來。晒個衣服,也怕它掉在我身上或爬上去弄髒。要去餵水,你去餵呀!我知道爸爸光說不做,就慫恿他自己去做好事。

“它死掉發臭,你才更麻煩。”爸爸撂下此話,有點“驚世”。

我笑曰:壁虎死掉會臭嗎?最多變乾屍。那天我在玻璃門的角落還掃到一隻青蛙的乾屍,每天進進出出都沒有聞到臭味。

以為那隻長期爬在攝像頭的壁虎會失去戒心,前天我嘗試用捕蝶網想把它捕去屋外草地放生。豈知,它從網上掙扎出來又逃躲在雜物堆里。

爸爸皺眉道:“都快死了,你還去弄它。”

“我就是要救它出去呀

一定是沒水喝,餵它喝水就好。

“要餵,你去餵呀!”

沒有聲音,沒有行動。快,壁虎需要喝水,快去打救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