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9日 星期一

蛋穀為什麼不剝了才煮

今天下午吃nasi lemak,我分別煮了煎蛋和水煮蛋。還有自制的燒肉。

哥哥一邊吃又一邊自以為是master chef的左右開弓。他邊吃邊道:“為什麼有肥肉?可以不可以只有瘦肉?”

爸爸說:“沒有肥肉就不好吃。”

妹妹問:“Why 你去pick 那些肥肉?那邊有一堆沒有fat 的呀!”

我說:“哥哥,我沒有買五花肉,我用的是豬腳上的肉了啦!”

哥哥自說自唱:“為什麼那麼salty? 太鹹了。”

爸爸忙著解釋:“要放salt 才會crispy.

“哦!那以後我只要吃crispy 的皮就好了。”

爸爸說:“那你吃pork crackle。”

like英國的pork crackle

弟弟立刻懟:“Ko-koyou always want to eat something you cant reach it.

哥哥扮萌注視著弟弟:“di-di, I know you love ko-ko , right?

“Noooooo…”

哥哥用湯匙拿起我半剖用湯匙剝離的水煮蛋邊吃邊問:“媽媽, why 你不peel the whole eggshell?

等下peel得不美,你又不吃。為什麼你自己不peel?”

不待我說完,哥哥自作聰明地建議:“ next time, peel eggshell才煮。”

爸爸大笑問:“Ko-ko,  沒有eggshell 怎樣煮?”

我們都哈哈大笑他那神經一般的思維。他自覺失言靦腆不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