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30日 星期日

飯桌翹腳

 8/25 晚餐,哥哥用完餐逕自上樓做功課了。睡眼惺忪的女兒被叫下樓用餐,在餐桌前翹腳。

我淡淡說:“把腳放下。”

她說:“哥哥吃飯看手機你又不說。你不是說吃飯不要看手機嗎?”

我解釋:“妹妹,你出去外面用餐看手機,沒人會管你。可是你試試翹腳看看,別人會不會說你?”

她還是不服地大聲嚷嚷叫叫:“哥哥看手機你不管,我翹腳你就說。”

她那種像機關槍‘霹靂叭啦’聲和勢都一再向你叫囂。這飯是不想吃了。

我警告她,給我收聲。

爸爸也說:“妹妹,你不想吃,就走。”她一小時前才剛吃兩塊前天剩下的pizzachicken tenders。爸爸有感她是慣性地來鬧場的。她是那種不餓又不輸陣地想刷存在感,卻不想好好吃飯,也不讓人好好吃飯。通常是藉故發脾氣,然後藉口不吃飯地扔下食物。

爸爸這番話為她開脫,她推開椅子不吃,上樓時還凶惡惡地罵我:“BITCH!”

我聽了簡直氣爆了。只是叫她把腳放下,然後解釋在餐桌上翹腳比起看手機,更沒禮貌。我一句惡言也沒用,也沒罵,憑什麼那樣罵我。

我活了那麼大,快50歲了。還沒被別人罵過BITCH,卻屢屢被兩個大孩子罵這句話。之前,我已放話警告:誰再罵FUCK BITCH 這兩句話。我一定要掌臉。

我看她剩下的那碗雞粥,還有一大塊午餐肉,著實浪費。於是,我對著樓上吼:“下來,把飯吃完。”

爸爸放下湯匙,好聲好氣上樓勸說了一會。這惡人自我感覺良好的下樓,然後氣勢張揚地宣佈:“I FEEL COMFORTABLE TO LIFT  UP MY LEG……”這句話,她重覆又重覆神色跋扈叫囂了三、四回。

我終於忍不住拍了餐桌發脾氣。她比我還狠,直接推翻了椅子又跑上樓。實在忍不住了,罵我BITCH 我還沒掌嘴,下來又把自己當皇帝。這樣沒大沒下,以下犯上的不分是非對錯,豈能再忍。

我沖上樓,她馬上關起房門。爸爸也沖上樓來要當魯仲連。我是氣得心疼、肚子疼,熱血一股沖上腦似要中風了。這個女兒再不教,上房揭瓦了。

這頓晚餐,是吃不不了。我執意在爭執之中掌了她嘴,她又多罵我幾句BITCH,還詛咒我去死。

事過多日,她依然堅持翹腳吃飯沒錯,哥哥看手機吃飯我們不管云云。知錯不改,又嘴炮。這場風波之後,我是抱持對她不管不顧、不理不睬了。

人家都說女兒是貼心的小棉襖,我這女兒是隨時引爆的原子彈。敬而遠之是上策。

當我斥質爸爸聽到小孩罵我Bitch的無作為,他卻想熄事寧人解釋:“BITCH 只是母狗沒什麼。”

當我不會英文嗎?真的慈父多敗兒,養不教,父之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