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30日 星期三

潔癖症發作了

最近,老大幾乎每天都覺得弄髒床褥、廁所內的壇布、地磚等。

我前兩日連續為他換洗兩天的床褥被單。昨天下午我發現到他把前天剛洗的所有枕頭、床單、被褥又丟在浴缸內,等我吃完午飯一點多上樓才發現。我生氣說:“你知不知道即使現在丟進洗衣機,也要兩點半才能洗好。”

他說:“你早上叫我自己解決。”

“是呀!我是叫你自己洗。可是,你要洗的話,也不拿下來洗衣機洗。你那樣丟著,我沒上來看到的話,你晚上不必睡覺了嗎?”

這幾天午後都下大雨。我剛把衣物在屋外晒完,原本晴朗的天氣,不知從那里飄來一朵大烏云,嘩啦啦地下起了傾盆大雨。我匆匆地收完所有衣物,傍晚時分用熨斗熨乾。

今天上午十一點多上完網課,老大用完廁所又開始在廁所洗洗擦擦。女兒今天提早午休,我喚他一起下來用餐。他在忙。

過了40分鐘,小帥和爸爸下樓用餐,喚他下來。他還在廁所洗洗擦擦。

爸爸忍無可忍跑上樓去問:“哥哥,你不要擦了又擦, waste 我的東西。”

哥哥在廁所內嘰哩呱啦解釋,爸爸下樓對我說:“他最近開始在清潔上犯神經了。每天都覺得廁所被他弄髒、這兒要洗、那兒要擦。”

我說:“放心,馬桶和洗手盆,他和妹妹都不會去擦。每次都是我去清洗。他們嫌髒,不敢弄。”

爸爸和小帥吃完後,老大還是沒下來。爸爸喊:“你要不要吃的?”

老大回說,他全身是汗,要沖涼再吃。

晚間,他又開始在廁所的地磚這兒要擦,那兒要清理。我聽到樓上傳來爸爸的聲音:哥哥,你是要clean all your crime scene 嗎?

他用的廁所垃圾桶,半天就滿了。一天幾乎用一卷衛生紙、一星期一包濕紙巾、還有洗手劑也用得超凶的。用水,當然更不在話下了。洗一個手或杯子,一直沖沖沖,我們都不敢叫他洗碗。

我和爸爸經常對他放話,有一天他自己賺錢養自己,就知道衛生紙和水費,單是他自己,一個月的花費不少。

炸雞不脆

昨天老大吃炸雞球,嫌不脆不好吃。

我說,炸出來的時候,又酥又脆。放一陣子了,大概雞汁滲透進麵粉變軟了。要保證脆,可以考慮學有些賣炸香蕉的小販,用空的塑料瓶子丟進炸油鍋里,保證脆脆又毒毒的。

爸爸屢次突發奇想給建議:“你炸currypuff 的皮那麼脆,可以用currypuff 的皮和食譜拿來炸雞。”

我給個白眼,不知什麼是什麼?我要怎麼跟炸雞的濕麵粉和currypuff 的油皮酥都不懂的人講解。我若進一步解釋,爸爸又說我不接受別人的意見。

今晚的炸雞腿和雞翼,爸爸又來建議:“麵粉放雞蛋進去testing會不會脆?”

我才不會跟著他的鬼主意團團轉,理論一堆,用本事動手實踐再教我。

來美國改換電爐,炸出來的食物不如在英國用媒氣的酥脆好吃不沾油,大概電爐火候不夠。

2020年9月28日 星期一

螞蟻也怕!!

剛才老大在樓上大叫:“有一隻ant in我的hand, HELP!!”

正在上班的爸爸從臥房沖出,帶氣道:“唉喲!你不是有兩隻手嗎?可以用另一隻手把它弄掉…”

老大說:“ant 在我的arm,我放在sink 里面沖水,它一直不走。”

爸爸來去匆匆地幫老大解決了一隻螞蟻的呼救。

我收了屋外的衣服,上樓問他:“哥哥,一隻螞蟻你也怕。以後出去外面,看到螞蟻大叫,外面的人會笑死。”

“那隻ant 不走…”

“不走,你用手掃下就好了。都快18歲了,一天到晚什麼事都HELP!HELP! 你不覺得自己連3歲的小孩都不如嗎?”

在屋里只要聽到他聲音,不外乎HELP for homework, bug , ants.

有天,他獨自走出家門生活,被打敗的也許不是來自生活經濟的壓力,而是周圍環境的小虫困擾。


2020年9月24日 星期四

夜半“驚”聲

女兒提起,她近來凌晨時分臨睡前上廁所,聽到屋外傳來有人在打籃球敲擊地面的〝砰!砰!〞聲。 

爸爸立馬發揮想像力道:〝一個人拿著頭在打…〞 

女兒打著冷顫述說:〝我每次都不敢望窗外,怕看到,也怕外面的看到我。〞

對面鄰居在屋外路旁,豎置一個高高的籃球架,平日給她女兒打籃球。或許是他隔壁租賃的大學生在深夜無聊,跑來打籃球吧!

上個月女兒夜間十一點多,在廚房聽到後院一直有人在撞籬芭,她一直跑來廳里對我說。我則認為是那幾隻長期訪客浣熊和負鼠(possum)。 後來,經不起女兒再三訴說,我打開後院電燈探視,左側堅固的白色欄柵竟然被撞壞。

爸爸取下屋外的監視機堪察,發現是一隻大黑熊闖入後院,然後從後園的木柵逃竄,留下一個大大的破洞。

當女兒再次提起夜半的“驚”聲時,我不敢再質疑她的感官。只是告訴她,下次聽到勇敢地看看外面,發現真相。 

 女兒說:“我不敢。”  

爸爸不忘趁機教育道:“不敢,你還不早一點睡。每天都叫你早睡,你就是不聽。再來說嘴uc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