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30日 星期三

潔癖症發作了

最近,老大幾乎每天都覺得弄髒床褥、廁所內的壇布、地磚等。

我前兩日連續為他換洗兩天的床褥被單。昨天下午我發現到他把前天剛洗的所有枕頭、床單、被褥又丟在浴缸內,等我吃完午飯一點多上樓才發現。我生氣說:“你知不知道即使現在丟進洗衣機,也要兩點半才能洗好。”

他說:“你早上叫我自己解決。”

“是呀!我是叫你自己洗。可是,你要洗的話,也不拿下來洗衣機洗。你那樣丟著,我沒上來看到的話,你晚上不必睡覺了嗎?”

這幾天午後都下大雨。我剛把衣物在屋外晒完,原本晴朗的天氣,不知從那里飄來一朵大烏云,嘩啦啦地下起了傾盆大雨。我匆匆地收完所有衣物,傍晚時分用熨斗熨乾。

今天上午十一點多上完網課,老大用完廁所又開始在廁所洗洗擦擦。女兒今天提早午休,我喚他一起下來用餐。他在忙。

過了40分鐘,小帥和爸爸下樓用餐,喚他下來。他還在廁所洗洗擦擦。

爸爸忍無可忍跑上樓去問:“哥哥,你不要擦了又擦, waste 我的東西。”

哥哥在廁所內嘰哩呱啦解釋,爸爸下樓對我說:“他最近開始在清潔上犯神經了。每天都覺得廁所被他弄髒、這兒要洗、那兒要擦。”

我說:“放心,馬桶和洗手盆,他和妹妹都不會去擦。每次都是我去清洗。他們嫌髒,不敢弄。”

爸爸和小帥吃完後,老大還是沒下來。爸爸喊:“你要不要吃的?”

老大回說,他全身是汗,要沖涼再吃。

晚間,他又開始在廁所的地磚這兒要擦,那兒要清理。我聽到樓上傳來爸爸的聲音:哥哥,你是要clean all your crime scene 嗎?

他用的廁所垃圾桶,半天就滿了。一天幾乎用一卷衛生紙、一星期一包濕紙巾、還有洗手劑也用得超凶的。用水,當然更不在話下了。洗一個手或杯子,一直沖沖沖,我們都不敢叫他洗碗。

我和爸爸經常對他放話,有一天他自己賺錢養自己,就知道衛生紙和水費,單是他自己,一個月的花費不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