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

起得來嗎?

只要不上課,女兒每一天的開始於午後。而且,都是被喚醒起來吃午餐。每次用餐,必聽到她訴說頭疼、口腔發炎等等毛病。


爸爸每次開出的藥方:“早一點睡啦!”


我連回應都懶得有些許聲音和肢體的反應。


喏!今天又睡到午後一時,我們要用午餐時,爸爸上樓叫醒。


然後,大小姐下樓來,第一句又來:“I feel dizzy.我十一點前就起來了,可是我的鬧鐘沒響,我是想等到鬧鐘響了才起床…”


爸爸問:“昨晚幾點睡?”


“Nearly four o'clock.”這次尚坦白告之。通常問她,她都不好好說時間。都以:I dont know 來搪塞。


爸爸又重覆:“Please lah,早一點睡啦!”口氣近於乞求多於拜託。


女兒嘰哩呱啦又說了一堆,後來我聽到她說:“ Tomorrow 你們wake 我up.”


我反問她:“你起得來嗎?如果不早點睡,叫你起來,就世界大亂了。l


“mama always ... ”她用美式機關槍美語,向爸爸投訴我老愛打擊和不認同她的言行舉止。


爸爸勸架式地道:“媽媽是在說,你如果不早睡,沒辦法叫醒你。”


她依然專注在反擊我,能舉一反三地加罪於我。爸爸最後下令:“不要再說了,再說下去又吵了。”


我堅定的告訴她:“你要別人叫,也要你起得來再說。”


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女兒當橋樑

老大和小帥經常一言不合。他倆為兄一個肖羊,為弟肖牛,頭上皆帶角。兩人擠在一起,就用頭頂來頂去,像兩頭有角動物在戰鬥。

小帥最最最無法忍受的是聽到哥哥發言。只要老大發表意見,為弟的不管嘴里塞著食物,依然要出言頂撞哥哥。

儘管為兄的十分疼愛弟弟,可是他平日瘋瘋癲癲的舉止言行,弟弟卻對他鄙視加嫌棄。

反之,小帥和年差四歲的姐姐相處融洽,甚至可說是姐姐的跟屁虫。哥哥經常吃醋地說:“di-di, you're 姐姐follower.”

姐弟倆可以一起嘻嘻哈哈的聊天、一起動手做手工、一起享用食物等等。只要姐姐叫到,弟弟永遠會放下電腦隨傳隨到地相隨。

近來,哥哥在房里聽到他倆的談笑聲,開始抗議弟弟妹妹太吵太鬧。我們喚他們都各自關上房門,可是哥哥依然覺得“吵”到他了。

我說:“哥哥,你是jealous。”

哥哥偶爾無聊也喜歡去妹妹房內串門子。他和妹妹相差兩歲,兩人有共同的學校和師友,只要哥哥不像Ronald Trump那樣人來瘋,兩人可以好好地聊上話。

哥哥提及,他一位朋友獨子,有事沒事老愛在線上找他聊天。為了躲那位朋友,他竟然捨棄新手機,改用舊手機。他覺得那位朋友很麻煩。

我對他說:“Steven因為沒有siblings,所以沒人和他說話,他覺得無聊才想找你聊聊。”

哥哥則認為獨生子女很好,可以獨霸父母所有的東西。這時,爸爸會出口分析道:“以後他要負起的責任也是monopoly的。”

看得出來,哥哥從Steven身上,學到不少值得反思的東西。他說Steven的媽媽,每天都煮同樣一種口味的雞肉給他們吃。因而,他近來在飯桌上比較乖巧。

旁觀獨生子女成長的寂寞,哥哥也學會珍惜有弟妹打打屁、小吵小鬧的日子。而女兒,可以成為兄弟倆的橋樑。

2020年10月26日 星期一

一鍋螞蟻

近來,家里樓上樓下螞蟻四處橫行出沒,爸爸放了很多用來誘引螞蟻的毒甜漿。即讓螞蟻吃了,帶回蟻巢,然後這些帶毒的糖漿會慢慢毒死吃了的螞蟻。

爸爸說:“一鍋的螞蟻都會死完。” 

“什麼?一鍋螞蟻,不對吧!該是一窩螞蟻才對。”我糾正。

 “對,形容很多螞蟻叫一鍋。”  

“你錯了,是一窩,不是鍋。像你常常把一棟房子,說成是一“懂”房子那樣,都說錯了。”  

爸爸鏗鏗有力道:“這是要形容很多,一堆,用一鍋沒錯,你不懂。” 

“錯。一鍋飯、一鍋湯、一鍋菜,都是用來形容盛著可以吃的。你不懂就要接受糾正。”我堅決不同意他的亂掰。

 “還說你中文好,這樣的誇張形容你都不懂。”爸爸還在大言不愧。

 “好。那你把一窩螞蟻放在鍋里我就同意你的說法。”秀才遇著兵,尤其是班門弄斧的兵,惟有採取迂迴折衷。

 聽!他還在那一直說:一鍋螞蟻。我實在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