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28日 星期日

寫字,字體

我當老師時,學生的字體過於潦草,我總是不厭其煩地幫他們擦掉,要求重寫。這些學生後來字體都略有改善,家長們也贊賞我的作法。

後來教自己的小孩讀書寫字,我也嚴厲要求字要寫得端正易讀。老大還好,字體寫得端端正正,小學一年級時就被班主任稱贊字體寫得十分好。一直到現在他的字體依然端正清晰易讀。

女兒最糟心,手握筆的姿勢不對。她小時,我一直要求她改進不果。幼兒園的那位未婚老師覺得不必太過苛求,而我總對她說:“以後你當老師,要如何要求學生拿好筆,寫好字。”

她的字體,總是有些瑕疵,尤其速寫時會字與字之間間距不好。然而,令她驚喜的,是她初中時有位老師握筆竟然和她一模一樣,中指和食指連在一起使力。

她挑釁對我說:“媽媽,你說沒有人那樣拿筆。我以後也當不成老師,你看,我老師也是那樣寫字。我對我老師說,我媽媽說找不到有人這樣拿筆的。”

小帥呢!只要我沒叼唸、沒監督,字體越寫越飛。就像他有回自個嘲解:馬馬虎虎。

我要求他字體 tiny and tidy。

一旦發現他拿回來的功課,字體寫得天馬行空,我就幫他擦,要求他重寫。

這些年來,字體寫得有上有落,一旦沒要求,他又隨心所慾地塗鴉。這一年疫情以來,在家上課他的功課都是自己完成,我很少上樓監督。字體寫得尚可,但是行文總是不會分段分行,寫得滿滿一大頁。

女兒每次看了,都會大叫:“弟弟 dont know how to paragraph.”

爸爸更無顏要求孩子,他的字體寫得鬼畫符,是我們之中最糟的。即使好好的寫,也是很難理解是什麼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