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3日 星期四

我做莫要

前天和爸爸送小帥到學校參加數學會考,回程中我們聊到剛才在學校接送區第一輛車因故停下許久,造成後面的車動彈不了。 

我說:“那些老師應該指揮別的車輛可以通行,那麼後面的車就可正常行駛。” 

爸爸道:“很多老師就是怕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剛才想下車對那女副校長說,後來看到前面的車開始動了。。。”我是那種路見不平,不說不快。 

爸爸開口道:“我們的孩子,只有弟弟看到這樣的事會去反映。哥哥會覺得不關他的事;妹妹怕和其他大人說話。” 

我驚訝反問:“弟弟會嗎?”

 “怎不會?他只要看到有問題的事,都會勇敢反映。” 

想想也對,在生活中,弟弟看到有東西不對,他會說會問;在學習發現有問題,他會向老師反應解釋。 

昨天帶老大和女兒去打第二支疫苗,哥哥一上車後座,立刻說:“有帽子掉了。” 

我吩咐:“把它撿起來。”

 “我為什麼要?”他冷冷地答。

 “在你的座位那,你順手撿起來又怎樣?”

 “為什麼你不撿?妹妹也可以撿。。” 

 不待他說完,我已動氣地罵:“舉手之勞,撿個東西又不會要你命。”

 “我做莫要?” 

爸爸開車,最討厭我們在車內爭執,立馬下令:“不要吵。你都知道他是那樣的人。” 

後來在Oiveido Mall打完疫針,在商場買東西爸爸結賬,我和他相偕先去打包晚餐。他說要吃冰淇淋,我說你自己去買。

他竟回我:“我做莫要?”

 “因為你要吃。”我立馬回嗆。

 “我做莫要?”他又來這句。

 “因為是你要吃,不是我。” 

後來,那冰淇淋店沒開,我笑說:“連老天都不幫你。” 

晚間,他到廚房後,對我說廚房地上掉了一張resit的紙,我在廳里叫他幫忙撿起來。

他又回我:“我做莫要?” 

18歲的大男孩,廢得很。什麼事都漠不關心,什麼事都事不關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