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5日 星期五

爸爸的無為而為

我和爸爸在管教孩子的分歧,時常意見相左。

我堅持要讓小孩知道我們的原則和底線;爸爸則以能忍則忍,忍到他們18歲了,長大離家就好了,意圖把問題掃進地毯下掩蓋。

老大最近已18歲了,爸爸卻不敢再提:“等到你們18歲,我把你趕出家,就不管你要怎樣了?”

小帥曾問:“哥哥18歲了,why 你們還不把他趕出去?”

有晚已是十點一刻了,我把摺好的衣物拿到哥哥房里,叫他沖涼。

他惡聲惡氣地說:“shut up!!!!”

我聽到這句火大了,斥聲道:“你再說一句shut up,看我打不打你?”

在臥房里的爸爸聽到動靜,馬上人不來卻出聲又來當濫好人阻喝:“又吵什麼?”

“是你先threaten 我。”哥哥頭也不抬,依然沉浸在網絡中信口雌黃。

“什麼叫我先threaten 你。叫你沖涼也叫threaten你?”

“shut up!!”又來這句。接下來還故意挑釁:“我不要沖。”

“你十一點沒沖的話,衣服自己洗。”我拋下這句話,懶得和他吵。

走到爸爸的房里,我火大地對他說:“你不知頭不知尾,就剩下一把嘴亂喊亂叫的加油添醋。我對你說過多少次,不幫我,就嘴巴靜靜。你一出口,就點火,你懂嗎?”

翌日午餐,哥哥一下來又開始嫌東嫌西,弟弟和妹妹受不了他的雞蛋挑骨頭,紛紛加入聲討的行列,爸爸不是制止哥哥的荒唐謬論,而是壓制弟弟靜下來。小帥覺得委屈紅著眼落淚,不解緣何爸爸專門打壓他的發言。

爸爸有時明明出言反駁哥哥又挑三嫌四的瘋言瘋語,弟弟和妹妹幫腔,他反而和哥哥站在同一陣線地說:“你們都不要說了,就讓哥哥,他有病。”

又或者三個小孩爭吵成一團,為父的坐在椅子用雙手捂起雙耳。

我對爸爸說:“你專挑好欺負的下手。弟弟說哥哥的,都對。你為什麼每次叫他不要說。哥哥做不對,你要教他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你這樣以哥哥有病,沒病也被你說成有病了。”

“哥哥有病呀! 腦瘼炎燒壞了腦。”爸爸近年把哥哥逃避現實,拒絕成長的行為狀況,歸咎於哥哥十歲時得了腦瘼炎,腦里有根筋壞了。

“沒病也被你說得有病了。他不對的地方,你要說他,而不是怕吵而讓他。你每次都因為怕吵,小孩抓到你的弱點,就喜歡一點點事嚷嚷叫叫,然後你因要熄事寧人,反而得罪了我,把事情搞成更大了。”我最討厭的,就是小孩只要稍聲量大一點,爸爸不分青紅皂白立馬來當魯仲連。

你只要和我堅持一個立場,小孩就不會那麼大聲小聲地嚷嚷叫叫,他們故意大叫,莫非要引你出聲,然後就變成我們兩人在吵。

盡管我說了多年,爸爸依然覺得他沒錯,不改,也改不了。所以,孩子依然有個大靠山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