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31日 星期五

聖誕節的禮物

每年12月伊始,爸爸放年假,閒閒的他在網上為孩子物色聖誕禮物。隨著孩子年歲大,玩具再也沒有出現在禮物的選項。

今年,小孩的聖誕禮物都是科技產品,手機、智能音響、耳機、智能手錶等等。爸爸花費了好多心血和時間去裝載配備。三個孩子有西洋節過聖誕節的喜悅、農曆新年雖然國外沒放假、沒慶祝,但我們盡量在家給予年的氣氛,年餅、新年裝飾、紅包,每一年都沒有缺席。

我對他們說,你們比別人幸運,聖誕節有禮物、新年又有紅包可拿。

女兒打從懂事以來,聖誕節都會準備禮物給家人,家人生日也會送禮物。反觀兩個兒子,連張生日卡都沒有。難怪很多親友,一直想生個女兒,都認為女兒較貼心。


2021 的最後時光

還有八十分鐘,2021年即將邁入歷史的光年。2021年仿似和2020年沒什麼區別,全球都活在抗疫的緊張時刻。宅在家是最安全的堡壘,所以這兩年來,是我們家人共聚共餐,一起在餐桌打屁爭執最多的時光。

老大的同學都離家在異地上大學獨自生活,他呆在家網上學習,除了煩課業,沒有其他生活上的壓力。反觀他的同學,必須學會照顧自己的起居生活。

我對他說,明年你也去校園上課吧!學學獨立,享受大學生活。

他反問:“你要我中covid? ”

“你的同學有人中covid 嗎?” 我問他。他沉默以對。這些日子,聽了一位朋友離家在外獨自生活的訴苦,他越來越不想離家了。那位朋友,一直慫恿他快來校園,和他一起生活。

再過兩年,女兒也上大學了。所以,這一兩年,將是全家在一起過生日、慶祝節日最完整的時光。孩子們吵吵鬧鬧的日子,煩心、也是最真實的情感交流,日後的回憶,將會莞爾一笑倍覺手兄親情的溫馨。







2021年12月12日 星期日

責任轉移

老大越大越失去面對的勇氣,他總是不想承擔任何責任和風險,只想抓住別人的小辮子責問。

每天飯前總是有數不盡的投訴,第一句話是:“哦!AGAIN!” 即使這食物很久都沒吃了,他還是這句老話。經常,連吃都沒嘗一口的,他可以大言不慚地道:不好吃。

當然,匙叉必定一直用水一直沖洗、一直沖洗、一直沖洗。每次看到嘩啦啦地水一直在流,爸爸已經不忍直視了。連小小水漬留在餐具他可以放大數落又數落為什麼洗不乾淨?

昨晚午夜時分,他用微波爐煮著杯麵等候之際,一邊拿著山梅派在廚房邊吃虧走動。嘴里塞滿後,他告訴我派皮的糖掉落在地上。

我對他說:“自己撿起來。”

“I dont  know  where?”

“你不知在哪里?我更不知在哪了。”

“I already tell 你了。”他覺得把掉落在地的事情告訴我,就是盡到責任了。而我,應該負責去清理。

“你知道這皮脆脆的,會掉滿地,你就應該在桌子上吃。不要每次把自己的過失,叫別人負責幫你收拾。”

他說:“Never mind,你 clean it later.”

每天的生活,他開口閉口都是在指責別人。像功課不會,求救爸爸,他理所當然認為有博士學歷的爸爸應該會。不然,這博士是白混的。

小帥最最受不了他的賴皮,只要哥哥開口數落他人,他就陰陽怪氣地學著他的腔調 blur blur blur 地凶哥哥。

我昨晚對小帥說:“哥哥的智商和言行只有6歲,你每天去欺負六歲和disabled的小孩是不是很不好?”

小帥認同地點點頭:“ko-ko 的behaviour 和IQ just like kids 。”

事實,是這18歲的小孩,拒絕面對成長的壓力,也不願承擔責任。



2021年11月30日 星期二

Oh!My God

老大和女兒張嘴閉嘴就來句:Oh! My God.

比如剛才老大下樓找零食,他砰砰地翻櫃問我:“有沒有買any snacks?”

我說沒有。

“Oh!  My God? why?”

我說:“你又沒叫我們買。”

“Oh! My God, 你為什麼沒買?”

我學他口吻答:“Oh! My God 你又沒叫我買。”

“Oh! my god 。。。”他又信口來句,很不開心空手上樓。

我道:“你又沒去church ,每天oh my god ,god 都不認識你。下次換換說 Allah, 或者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

什麼時候可以戀愛?

雙十年華,如花季般初綻最美的年級,開始招蜂引蝶吸引異性的初階時期。不似兒童時期的稚氣且懞懂的娃娃親,可以一笑而過。對於吾家有女初長成,花若盛開,蝴蝶自來可不是件好事。

女兒最近老愛問:“我幾時可以dating?”

我說:“讀書時,最好不要。”

她問:“Why?”

我說:“讀書時,好好享受學生生活,結交一些好朋友。然後,再慢慢選擇。”

“Oh my god! 媽媽 old fashion. ”女兒抗議又道:“Why 哥哥你一直叫他找女朋友,我不可以。”

“哥哥找女朋友的話,可以學會去照顧別人,還是有人可以照顧他。”不待我說完,爸爸插口:“讀大學後就可以 dating,哥哥已經讀大學了。”

爸爸認為,在大學時期找男朋友比較容易也比較單純;我卻認為大學畢業,可能會面對就業而分手。還是讀完書,再好好選擇自己想要的伴侶。那時,出了社會也看過世面了。

女兒不服地道:“Why 不可以現在 dating? 我已經大了?”

我問:“你現在dating  有什麼好處?”

她說:“For fun。”

聽了她的答案,我氣得翻眼,很嚴肅地告訴她:“你最好別再告訴任何人,你也喜歡那位向你告白的男生。”

她又問Why? 

我原想對她說女孩要矜持,想想她聽不懂。就道:“別為了一棵樹,放棄整座森林。”

女兒企圖兌服我道:“我已經很大了。”轉頭又對爸爸說:“why 媽媽dating 你?”

“媽媽和爸爸dating 時,已看過世面,知道自己要什麼?也不是for fun.”

女兒又道:“我又沒有要和他結婚?”

“沒有要結婚,慢慢再 dating 不是更好嗎?”我腦里閃現一位名人常言:不是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戀愛,就是在耍流氓。

“爸爸,why 媽媽 so old fashion?” 女兒轉向爸爸投訴。爸爸安撫道:“再wait for 2 years,妳上大學就可以了。”

幸好這場對話是在外用餐,不然大小姐可能掀桌翻臉與我大吵大鬧。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租客

哥哥近來的作息是日出而息,每天不到黎明時分不睡覺。我們半夜熄燈睡了,他才下樓找吃,煮泡麵、微波冷凍pie  等食物。搞得似租客躲著屋主偷偷煮,有時爸爸在樓下,他就吵爸爸為他烤pizza、用air fryer 弄熱炸雞或漢堡。

睡到午餐我們才叫醒他。為了讓他多睡,我們的午餐一直往後拖到快一兩點多才吃。

他大半年沒踏出家門,也沒在日光下活動,整個人暴瘦不像年青人該有的樣子。每天的活動空間就是房間、廁所、廚房;醒來的作息是不論什麼時候手都不離手機,除了沖涼不得已。我說,可以把手機牢固地粘貼在掌心中了。

叫他外出用餐,他說要做功課。我們回來,他沒做功課,在網上玩遊戲。

叫他運動健身,他說有考試。我們打完羽球或散步回來,他還在看手機。

十八歲的年華,活成像躲在黑暗角落苟且偷生的可憐租客。是我們為人父母不夠強勢的威迫,還是現在孩子活得太任性、太幸福得不知什麼叫珍惜當下。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衣裙相傳

近年,女兒已經可以穿上我年青時的多數衣裙。前兩天,為了找些白色衣裙給女兒萬聖節的天使裝扮,我又把壓箱多年的舊衣物掏出來,讓女兒試穿。

這幾天,爸爸剛好在整理電腦儲存的照片和視頻。於是,他點擊一些多年前的照片,詢問我這件衣服你還能穿嗎?那件衣服還在不在?

女兒問我:“媽媽,你有so much dress,我都沒看到你穿。”

“這些裙子,我能穿的時候你不是沒出生,就是還小。”

“why dont you  減肥?”她說。

“人老了,體型再也回不去了。”中年發福說的就是這個無奈。除非要大量禁食和運動,不然新陳代謝緩了,要瘦得健康挺難。

爸爸很自豪道:“我的衣服一直都可以穿。”

我笑道:“可是,你以前想留給你的兒子的褲子,你兩個兒子都不能穿。”

事實上,不是小孩胖,而是爸爸太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