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1日 星期二

spelling bee

小帥今年返校上課,他在 spelling bee 級別和全校網上考核兩次都獲得滿分,然後晉級爭奪全校代表面對面的考核而勝出。

女兒問他:“弟弟,有幾個人比?”

“Only two.” 聽到他說的數字,我驚訝地問:“just two? ”

“YES.”

我們又問他:“ How many rounds 你們比?”

他終於肯好好的說:“the other boy just lost in the first round.”

我好奇地問:“那你是 the first person to answer?” 

“Yes, 老師問我first,then the boy spell wrong , then 老師又問我again, ”

姐姐聽後,有點失望,覺得勝之那麼容易,不夠刺激。

我則對爸爸說:“那是2 比0。”

爾後,弟弟在十天之內,必須在網上晉級兩個縣市小學和初中各校代表的審核。前兩天他在網上考了,無法知道成績,也尚沒獲得消息。大概是晉級縣代表失敗了。

原本他不想參加spelling bee,我慫恿他贏取學校代表獎牌給我當生日禮物。當時他回答:“It is too early , your birthday is in March.”

如今,縣級沒有匯合和頒發各校代表的獎牌,他有點失落地告訴我:“ I 'm not won any prize.”


吸二手大麻煙

昨天早上陪小帥到社區路口等校車,我們在半途中就聞到濃濃的煙燻味,那個味不像香煙,而且飄散在空氣的煙霾也不像是香煙的白迷朦,而是焦香濃那種。

我心忖,那股非比尋常的煙霧,一定是大麻之類的毒品。遠遠地望見豎立在路口社區磚牆後,有一對年青男女正在吞云吐霧。那個地方,是平日我陪小帥等校車的地點。

我對小帥說:“他們在那抽煙,我們還是別去平時的地方等校車,就站在路口處好了。那可能是大麻,Marijuana

其他等校車的三位女學生,依然在牆後的石磚路候車。我原想去告訴她們,最好別站在那,免得吸入含有大麻的二手煙。看看氛圍中的煙霾漸消散,那對男女也從草坪上走向社區的住家,因而作罷。

美國真是開放又詭異的國家,大麻可以在商店輕而易舉購買獲取,又可以在公共場所吸這種毒品。但身上攜帶大麻一旦遇上警察卻會惹上大麻煩。大麻合法是因為被列為藥物管制,而且只能擁有20克以下的劑量。

2023年1月30日 星期一

為什麼叫“黏”糕

農曆新年前幾天,我忙著烘煮糕餅。小帥和女兒在周日幫我一起製作了花生酥和炸海苔春卷皮。後來他們上學,我自個蒸年糕,蒸熟待冷卻後我脫模,女兒想吃剛蒸好Q彈的年糕,我正在撕香蕉葉的時候,小帥瞧見了我雙手沾著焦糖黏乎乎的年糕,開口說:“nian 糕 just why called nian糕,因為很黏。”

我向他解釋:“年糕的年是過年的年,不是sticky 很黏的黏。”

“nian 糕 looks like sticky  糕,just called it 黏糕。”小帥依然覺得年糕就是黏糕。

黏糕太黏了,小帥不喜歡。他最愛吃花生酥。

2022年12月31日 星期六

小帥的思維邏輯

小帥從小沉默寡言,小小的腦袋不知在想什麼?沒有必要,他很少發言。可是,這一年來,逢牽扯到哥哥的事情,他必義無反顧地滔滔不絕,振振有詞還擊哥哥的一言一行。

我笑說:“哥哥,弟弟平時講話都小小聲,聽不清楚。他和你說話,卻可以大聲地一字一句的argue。可見他是多有信心指出你的缺點和錯誤。”

平日和小帥聊天,他有一句沒有一句的,問他學校如何,他也不愛提起。我總是擔心他在學校被人欺負,所以想探窺他的校園事情。他卻不願多談。

為了想知道他的思維,我每月必不斷地慫恿他寫篇隨記上傳博客,一來可以持續他的寫作動力和能力;二來我可從他的字里行間,了解他的生活思想。

昨天他上傳了一篇題為: "Fairy Tale Protagonists are Evil" (童話故事的主角都是邪惡的),我閱後深覺他有自己的判斷思維和分析的邏輯能力。想當年我看童話、還是神話故事,都沒有去深思這不合理的內容、違德犯法的行為。

我對爸爸說:“弟弟能說善解,應該可以當律師。”

爸爸說:“他平時說話就是這樣分解說理的。”

方13歲的小帥,平時他雖不說,但從小對每件事、每句話,都有他自己的見解。比起哥哥的聒聒噪噪,弟弟的深沉平穩,令人嘉許和擔心。少年老成,少了該有的童稚,不是好事。

小帥針對童話故事的見解連接:https://mybreadloaves.blogspot.com/2022/12/fairy-tale-protagonists-are-evil.html



2022年已然快劃下句點

上午十一點,地球另一邊的親友開始在網上社交媒體歡慶2023年的到來。2022年又劃入歷史歲月。

回顧歷史、展望未來。

2022年,仿佛一成不變的生活,小帥幾個月前曾憂郁地對我們說:“這幾年他都不記得怎麼過的,沒什麼特別的記憶。”他用英文述說,我聽了一頭霧水,爸爸翻譯再詮釋:“大概每天的日子都過得一模一樣,沒什麼值得深刻回憶的事。”

打從2020年疫情爆發之後,我們家更深居簡出了,以前還有出外用餐,全家出門採購。在這兒,沒有朋友沒親戚,我們完全沒有社交圈子。爸爸又不愛開車出門玩樂,孩子們就困在家里,一人一台手機電腦,各自尋樂,世界和平。

女兒受不了這種沒有活動的家庭生活,常常抗議要外出旅行玩樂。爸爸打太極地道:“你們找呀!”在網上找了一圈,剛燃起的遊興,很快又劃下句點。原因不外太遠、太貴、人多。

過去的365天,家人總有小打小鬧,卻活得安安穩穩,平逸中的幸福知足。縱有思繆,輟筆多時,卻懶得續寫。偶爾種菜養花、縫補衣物、烘焙蛋糕、烹煮美食 。在寧靜的日子,這些看似平庸的瑣事,卻能帶予心靈上的恬靜。

2023年,期許自己,別再耍廢了。畢竟年過半百了,時間不留人,且行且珍惜。

三隻熊貓

每晚我和爸爸上樓睡覺,家里的三個兒女開始下樓覓食。夜深了,他們的一天仿似才開始。尤其是哥哥,晚餐經常是他的早餐,一雙眼睛濃濃的黑眼圈仿似癮君子,眼窩深陷下去。長年不見天日地宅在家里,軟硬兼施勸他出門用餐、活動,什麼方子都試了。他卻患上疫情後遺症,患上潔癖、怕病毒不出門。最近,連從外地大學回來渡假的朋友,也懶得再約他了。之前,他每次都推諉:next time.

女兒呢?永遠在和周公展開拉鋸戰。該睡覺時不睡,該起床又起不來。每天起床上學嚷頭疼,放學回來又不睡,要吃晚飯前才睡。一天到晚作息永遠要人叫、叫、叫。我實在納悶這樣的日子,她過得不膩,叫他起床的爸爸已煩不勝煩了。經常吃完晚飯又回去睡到晚間十,十一點,我們要睡覺她起床,該起床上學,她才去上床。這種惡性日常起居,身為父母的想要遏止,她卻有千百種理由,亳無愧意的爭辯。我說:重點是妳起不來,要人叫。然後,每天上學頭疼吃藥,上課愛睡。妳覺得很好、很爽嗎?

哥哥老愛呆在自己臥室,一旦我們關燈要睡覺,他就會去妹妹房間串門子,然後一言不合,烽火連爆地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吵個不亦樂乎。苦了剛入夢的我們,爸爸一被吵醒,就很難再入睡。

小帥這一年來,也加入兄姐的“夜總會”。每次我們喚小帥刷牙睡覺,姐姐才會來他臥房串門子,有意無意要消磨時間。近期放假,三呼四喚,怎也無法把他請上床。他通常晚間十點左右下樓在玩手機陪我們看電視,我們上樓要睡覺,他又開始要玩電腦。

每天在飯桌上,面對著三隻黑眼圈的孩子,怎說也說不得、怎勸也勸不了,叫他們照照鏡子看自己的模樣,他們也無動於衷。


2022年11月30日 星期三

Internship

哥哥的大學朋友全都將在明年的暑假實習,別人家的孩子都會為自己前程計劃,也肯聆聽父母的教誨。反觀我們家老大,大學生活是閉門造車,每天生活學習都在網絡世界,沒有交際、沒有運動,越來越宅在家。我們出外用餐,怎勸也勸不動他一起外。本該年少青春朝氣的他,整個人沒有神氣,膚色白白的、外貌似癮君子的亳無人氣。

我常痛心地道:“把你生得那麼好看, 不到廿歲就給我長歪了。”

妹妹也為他著急,聽聞朋友兄姐和哥哥同齡的同學都已找到internship,一位和哥哥同校同系的女同學找到一小時25美金的電腦實習工作。相比之下,哥哥還呆在家里,每天事事都喚:爸爸、爸爸、爸爸。連拿個飲料、湯匙、醬油、加熱,一律有24孝爸爸為他服務。其他家人看在眼里,都覺得是爸爸把他養廢了。

“哥哥,你做什麼沒去internship?”我心里也焦急他這種無為無目標的生活狀態,忍不住問。

哥哥煩心地答:“I told you, 我沒有time?” 因為明年我們要回馬來西亞。

“那叫Apian叔叔幫你找一找?” 我順勢詢問。

“NO! I don't have time, even summer i want to take some summer course.” 他氣嘟嘟拒絕。

我勸導:“你可以找到馬來西亞的internship,在美國算是overseas internship,聽起來比別人了不起。”

“No, I dont have time.” 他一味抗拒。

“Time 是自己找出來的,你的同學可以,為什麼你不行?”我覺得再不踏出家門,畢業之後和同學的落差將會更大。

事後,和爸爸聊,返馬來西亞渡假不如去向他的姑丈學修電腦。

爸爸說:“沒有工錢,他才不會想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