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星期三

Internship

哥哥的大學朋友全都將在明年的暑假實習,別人家的孩子都會為自己前程計劃,也肯聆聽父母的教誨。反觀我們家老大,大學生活是閉門造車,每天生活學習都在網絡世界,沒有交際、沒有運動,越來越宅在家。我們出外用餐,怎勸也勸不動他一起外。本該年少青春朝氣的他,整個人沒有神氣,膚色白白的、外貌似癮君子的亳無人氣。

我常痛心地道:“把你生得那麼好看, 不到廿歲就給我長歪了。”

妹妹也為他著急,聽聞朋友兄姐和哥哥同齡的同學都已找到internship,一位和哥哥同校同系的女同學找到一小時25美金的電腦實習工作。相比之下,哥哥還呆在家里,每天事事都喚:爸爸、爸爸、爸爸。連拿個飲料、湯匙、醬油、加熱,一律有24孝爸爸為他服務。其他家人看在眼里,都覺得是爸爸把他養廢了。

“哥哥,你做什麼沒去internship?”我心里也焦急他這種無為無目標的生活狀態,忍不住問。

哥哥煩心地答:“I told you, 我沒有time?” 因為明年我們要回馬來西亞。

“那叫Apian叔叔幫你找一找?” 我順勢詢問。

“NO! I don't have time, even summer i want to take some summer course.” 他氣嘟嘟拒絕。

我勸導:“你可以找到馬來西亞的internship,在美國算是overseas internship,聽起來比別人了不起。”

“No, I dont have time.” 他一味抗拒。

“Time 是自己找出來的,你的同學可以,為什麼你不行?”我覺得再不踏出家門,畢業之後和同學的落差將會更大。

事後,和爸爸聊,返馬來西亞渡假不如去向他的姑丈學修電腦。

爸爸說:“沒有工錢,他才不會想去做。”


妹妹,你為什麼不申請Harvard 、Stanford?

打從獲悉妹妹的SAT分數考得極好,哥哥就不斷慫恿妹妹去申請美國排名極高的大學。妹妹的分數是足以申請這些名校,可是她沒參與任何團體運動,分數超過申請門檻也是很難獲得青睞。申請這些名校都需要繳付近百元或超過百元的手續費。而且,也需要學校老師的推薦信。

女兒的好朋友,分數比她還高,幾乎是滿分,在校排名第一第二的。她分別申請普林斯頓和史丹佛這兩間名校。除了成績好,那位朋友在校還參加許多團體活動、數學和游泳比賽屢獲獎。相比之下,女兒就沒信心了。女兒覺得花那麼多錢申請不值得。況且,如果申請到入學名額,不在佛州的話,我們必須承擔她大學四年的學雜費。她若在佛州任何一間大學就讀,就有Bright Future 獎學金,思前想後她就放棄申請其他大學,只申請住家附近的University Central Florida  和 University Florida 

哥哥在飯桌上一瞧見妹妹就抓到話匣子,不知惋惜還是存心捉狹道:“妹妹,你為什麼不申請Harvard、Stanford?” 不等妹妹回答,他又自唱自和:“You're coward ,不敢找老師寫reference letter 。”

女兒這顆炸彈一觸就爆發,大聲駁回:“哥,why don't you apply then?”

“you know 我的score 不夠, 妳such a waste.”哥哥如實道出,妹妹卻不領情道:“So,why dont you go to UF campus?”

“妹妹,you are so hypocrite .”哥哥一慌只能無厘頭地胡說八道。

哥哥的長頭髮

上月小帥生日前夕,我看家里三個男丁的頭髮都長了,心忖明天拍照理個髮看起來會精神爽朗,於是喚他仨剪頭髮。前幾天已預先詢問哥哥有沒有功課和考試,並告訴他這周末要幫他們剪頭髮。每回剪頭髮都需先在幾天前向老大預約,他的口頭禪必定是:NO!!!

最討厭的是每次剪頭髮,他都需要我和爸爸千呼萬喚,三歲小孩般後地連哄帶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下樓讓我為他理髮。快廿歲的大男孩,打小都是我幫他理髮,從不讓外面的理髮師在他頭上動刀。小時候3、4歲時,他說怕頭被理髮師砍掉,再大一點8、9歲時,怕耳朵被剃掉、如今少年靦腆不想被陌生人碰觸身體髮膚。

那天叫他理髮,爸爸哄了好久,無奈下樓來對我說不必管他。我剪了爸爸和小帥的頭髮後,反正剪兩個或三個,我都需要清理現場和工具,就上樓勸說,軟硬兼施都勸不動那尊大神,於是放話:“你這次不剪,我以後都不會再幫你剪。媽媽說到做到。”

他很跩大聲道:“OK, DEAL!”

爸爸不識趣地在叼絮:“都告訴你他不剪了,你還去叫。”這腔調無疑在宣召我是自取其辱。這豬隊友在我教育孩子時,往往只會扯後腿。

一個多月了,老大的頭髮越來越長,每次在飯桌上見到他時,我們都忍不住說他的頭髮。幾個星期前他忍不住問:“媽媽,你不是說before Thanksgiving 時會再剪頭髮嗎?”

“爸爸和弟弟的頭髮沒長,而且再剪也不會幫你剪。”年少氣盛長得快,每次都是因為看不下他的長頭髮,我才會萌起又要幫家里三個男丁理髮的必要。

女兒最受不了哥哥那頂上茂盛的野草,厭惡道:“哥哥,你的 long hair 可以tie up 了。”

我對爸爸說:“下回我幫弟弟理髮,你在旁看學一學,你幫他剪。”

爸爸亳無信心道:“我帶他去給人剪好了。”沒過幾天,他問:“你用幾號剪髮器?我幫他剃紅毛丹頭,再用短一點推耳朵兩側,不然會很難看。”

哥哥經常很牛很倔地對抗一些沒必要的事情,事後往往吃虧後悔,可是他從沒汲取教訓。這回讓他額前的瀏海繼續長,屆時披散在眼睛,看他會不會開口要求剪髮。

哥哥又厚又重的長髮,不只張揚在他的頭頂,成為我們蹙眉嫌棄的話題,也深深的滋長他對當初誓不低頭剪髮的懊悔。


2022年10月31日 星期一

拖延症

小帥開始進入叛逆期,放學回來沖好涼之後,自得其樂看手機,沉溺網絡視頻不亦樂乎。即使我一再詢問他有沒有功課?他佯裝沒聽到。

最近更是不到上床前,是記不起來有功課似的。凌晨十二點,快一點,他功課還沒做完。之前,可以平躺在沙發上刷手機視頻呵呵地笑。

上周一我已下令,如果他還是如此拖延,我會在他放學後沒收手機。只有把功課做完,我才會歸還。爸爸馬上一盆水倒過來:沒手機,也有電腦。爸爸愛的教育宗旨是,沒處罰,只有苦口婆心的教導。和我賞罰分明的理念,背道而馳。

周六早上,吃完早餐,我吩咐小帥把手機給我,他自動自發地把手機擱在桌上,然後上樓把自己關在臥室里一整個下午。這些日子我每次上樓,他一聽到聲響,馬上把長長的電腦熒幕所啟開的兩個畫頁轉換為主頁。這無疑是作賊心虛、混水摸魚的舉動。

今早,他起床刷洗之後,省起西班牙語的作業沒達到老師要求的數目,馬上列印出骷髏人頭,上色寫西班牙文的萬聖節字句。爸爸一邊上班開會、一邊幫忙他塗色,叫他負責寫字就好。

這小子的拖延症已越來越厲害,經常臨睡或上學前,才說什麼功課沒做、今天有考試、或老師要求帶什麼東西等等。

陪他等校車時,我問他為什麼不能好好地想想功課到底有沒有做完?他聽後,立馬拉長臉,背向我。看到校車來時,才像平日給我一個上校車前的擁抱。我趁機告訴他,爸爸媽媽還是很愛你,但是你這樣馬馬虎虎是不對的。

看來今天趕功課的教訓,尚不足讓他引以為誡。

校園也不安全

女兒上上星期六晚上參加學校的home coming ,出發前我一再叮嚀她得注意的安全事項。

若要上廁所或去學校那里,一定要找值得信賴的朋友結伴而行。

之前告訴她,不要隨便自己走動。她嗤之以鼻道:“那是在校園。”

我告訴她,美國校園 homecoming 經常發生性侵案。2016年一位已在工作的23歲華裔女性隨妹妹去著名的史丹佛大學參加homecoming party ,結果在校園一角被一名美國著名的游將拉去黑暗角落性侵。女兒對此事略有所聞,所以不敢再掉以輕心。

我告訴她,千萬別喝別吃別人遞來的飲料和食物,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有別隨同不認識、不可靠的朋友去任何地方,即使在校園也不安全,尤其是入夜之後。

兒女大了,不可能保護她左右,只能提醒和告誡她,凡事多一分防範意識,可以避免一些意外和悲劇發生在身上。

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南韓周六晚間發生位於梨泰院歡慶萬聖節的踩踏悲劇,這本應可以避免的人為事件。倘偌發現置身在熙熙攘攘、肩摩踵接汹涌的人潮,可以自覺地遠離狹隘的走道、不隨人流而往,對自身和財物安全萌生危機意識,就不會陷入困境。

我從小就有種信念: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1988年檳城北海碼頭坼塌事件,當年幾乎全村男女老少浩浩蕩蕩出動,我們家媽媽弟妹隨團搭巴士,我爸和叔伯朋友們騎摩多,只有我不想去。當聽聞碼頭坍塌發生時,人在家里焦急地擔心前去赴觀音誕慶典的親友是否無羔。

後來,當記者經常可以免費出席海內外歌星明星的演唱會,我都一律不去。

大學的時候,校園經常有歌星、政壇大人物的演唱會和講座,我也不去。尤其是紀念張雨生的演唱會,眾星匯集政大,又是免費,整個政大宿舍幾乎清空,人都湧去山上的藝文中心看演唱會了。

爸爸和我一樣,也不喜歡人多,所以我們到現在還沒去Disneyland。我藉梨泰院慘劇告誡兒女,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湊熱鬧。不舒服,更不安全。

2022年9月29日 星期四

Meghan style

現代的孩子怎麼啦!這個新時代新新人類的年青人,好像都有一個通病,老愛指控別人的不是,從不正視自己的過失。

這種超級白目、不會感恩、沒有反省的言行,不禁令我聯想到英國哈利王子的老婆:梅根。這個不知從那冒出來的美國演員,在這之前沒人認識。近年,她所有自吹自唱、自導自演、自艾自憐,五大洋七大洲的關心時事八卦的地球人,都覺得這女人超自戀、超自我為中心,還超不要臉。梅根的控訴,都是家人對不起她、家人不關心她、全世界的人都需要膜拜她。

女兒脾氣大,動不動也是覺得都是人家虧欠她。兩句不合,她覺得你不了解她;發小姐脾氣,也是你惹的,總之,她發怒動火罵人做錯事,都不是她的過失。

我最近叱責她:Meghan style.

女兒當然也知道什麼是Meghan style,不外是:“寧可我負天下人,不能天下人負我”的曹操名言和信念。

老大也是一樣,每天一下來飯桌,不管是我煮的還是打包回來的食物,他第一句必定:“哦!為什麼吃這個?”

然後又說:“你知道我不喜歡吃這個。”再接下第三句是:“沒人喜歡吃這個。”

我時常忍不住駁他:“沒人管你喜不喜歡吃,反正吃什麼你都這樣說。You are NOBODY. ” 

哪天在飯桌上沒聽到他這種惡聲惡氣,似給了我幾百萬餐費的覺得虧大的不滿斥責,那天會心生感溉如此和諧的氛圍。

昨天當他又像平日趾高氣揚的嫌三嫌四,我氣得一句:Meghan style 回懟他。他馬上閉嘴。

哼!看來我家兒女,也知曉梅根這號人物,不是什麼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