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30日 星期二

女兒的心意和才藝

今年半百生日,發生了不愉快的小插曲。

原本每次有家人生日,我們都會拍全家照。我生日那晚,因為女兒和老大不情願換上能上鏡的衣服,鬧得不歡而散。

生日會變成鬧劇。 小帥為此難過地哭了好幾晚。接著的每一天他都希望我能夠接受姐姐的禮物,打開生日禮物。 

他為姐姐求情,說姐姐花了很多心思,為我準備禮物。

爸爸也說,你不能因為人家來參加你生日會,穿得難看,你就不開生日會了。 

我說,這不是重點。我生氣是,因為我說了再說,然後妹妹辟里吧拉頂嘴,我才發火。然後,她生氣雙腳頓著樓板“邦邦”上樓。 

弟弟看著姐姐的禮物被我扔在一旁不拆,他連著好幾天紅了眼睛。

爸爸也說,姐姐花了好多時間和心血準備,就為了給我一個生日驚喜。 

好吧!家是講愛的地方。 爸爸買了一個carrot cake,沒有唱生日歌、沒有許願的遲來祝福,我拆了女兒的生日禮物。

那真是大大的驚喜。沒想到她自學成才,學會勾針編織,那個連我也學不會的crochet。

她能一針一線地勾織花,再織成袋,然後編手繩,又用針車縫紉棉布的內袋,水平已是可以出售的品質。 

還有那個粉紅的豬,她用麵團和glue揉塑成的,然後再塗上顏色。

女兒有藝術天份,加上網絡有很多教學,她比哥哥弟弟好,時常自尋其樂,通過網上學習才藝、廚藝。 

謝謝你, Bernice. 知道每個家人的生日,你都會花很多心思寄予祝福。

老大的猶豫

分別獲得兩間大學錄取,老大猶豫不決要讀哪間?要讀什麼科系,他完完全全沒有概念和志向。 

我和爸爸,都替他著急。快18歲的人,生活上失去方向和鬥志、人生沒有夢想的熱忱,這小孩活得醉生夢死,糊里糊塗地數著日子過。

高中畢業典禮,他不想參加;學校特別為特優成績畢業生舉辦的榮譽頒獎典禮,他也不要參加。

我和爸爸每天磨破嘴皮,說了又說,去把獎狀和獎品拿回來,他說沒必要參加,已致電問學校,可以不用去,學校會保留在office 給他。

我們說想分享他的榮譽。他說,沒必要。

我說,哥哥你不去,你那些成績排行十大的的朋友,會以為你連榮譽榜也沒進。他也不為之所動。

反正,你說往東、他要去西。每次一提,即你一嘴、我一句的爭吵。

說到後來的後來,有天老爸這隻貓終於發威成老虎爆發了,翌日老大乖乖在網上回了擱置一個月的邀請郵件,保留出席名額馬上都快截止了。我們懸掛的心頭大石方放落。

回郵填寫要唸什麼大學,他寫:尚未決定 (undecided).

5月前一定要回應大學保留學位,還有一個月時間,讓他好好思考,到底要讀那間學校,要唸什麼? 

我告訴爸爸,別為孩子做決定,不然將來怪怨你。 

爸爸說:你不替他做決定,他也不知道要讀什麼?他不急,我們急呀!

2021年3月9日 星期二

holy eggs

昨天下午用餐時,老大又來挑三嫌四。他慣例一下來就 “哦!”來傳達他的不快。

接下來洗洗擦擦叉匙落座後,看到炸雞翅第二句是:“不夠!”

我說:“沒人會和你搶,專門炸來塞你的口。”

他咬了一口,道:“chicken wings 很chewy。Why 這樣難吃?”

我說:“我就這樣煮,你覺得好吃就吃,不好吃,別吃。”

然後,他在飯桌一直忿忿不平,碎碎唸為什麼chicken wings煮到這樣?

我生氣回道:“哥哥,你夠了。要吃就吃,不吃別吃。我又不是故意煮不好吃的。”

“你不 accept 別人的opinion,我是告訴你不好吃。。。”

“我聽到了,你是講了又講,一直在講。你說,我怎知你那條筋又不對了,每次沒吃第一句一定是不夠,吃了又嫌不好吃。我怎敢煮多。每次只要你一下來,我就會怕了。怕你這個神經病,你快點出去UF 讀,別在家吃,我就輕鬆了。”

“我讀UF也是在家 online 的...”他答。

他用湯匙挖了一匙水煮蛋,又道:“這個eggs怎麼會有那麼多holes?”

正在幫忙打飯的女兒接口道:“那是holy eggs。”

我聽了覺得這對答好笑。

小帥最反感老大在餐桌似土豪的奧行,只要哥哥一出聲,他就嘰嘰歪歪陰陽怪氣地模仿哥哥的口氣:“哦!不好吃。pout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