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21日 星期三

吃藥!

我患有花粉過敏,只要外出一會,就會鼻子癢,一直擦拭鼻子後就會頭疼。嚴重點,猛打噴嚏,雙眼也會癢痛。

現在春天是百花齊放的季節,枝頭上的綠芽也隨著天氣的暖和逐漸萌長。我出外晒衣、收衣、澆花拔個蔥菜、鋤草清理落葉,鼻子就會感到不適。

上星期從後院進屋,對爸爸說:“外面熱死,一出去鼻子就癢。”

“吃藥!”正泡著茶的他說。

“你知道我時常吃藥的話,會引起後遺症。”只要連續服上4,5天的藥,我皮膚會出現紅斑的反應,上兩個月因為腰痛彎不了腰,連續吃了5,6天的止痛藥,結果每個月準時的例假沒來。

“不吃藥,你就不要說不舒服。”爸爸有點臭屁以為他的學歷DR 真的就是可以開藥的醫生,反正只要說不舒服,即使他已躺在床上睡覺了,他也會爬起來找藥給你吃。

“我要是每天都吃藥的話,越吃越多事。。”

還不待我說完,他馬上睥睨道:“哦!沒讀書的人。”

一聽這話,我來氣問他:“你只會說:吃藥!吃藥!可不可以換句:我幫你。。”

他聽了悻悻然地拿著奶茶上樓了。我心里碎碎唸:說我沒讀書,你才沒水準。

每次生病人不舒服,該做的家務也必須完成。上兩個月腰痛,洗衣晒衣、煮飯拖地,依然得咬著牙根忍著痛做,家里的大人小孩沒有人會幫忙。沒有病假、沒有薪水,老大有時還會問:媽媽,你為什麼不去做工?仿佛我在家坐著搖著腳,所有的付出都不值一提。

前兩晚,房內天花板的電風扇開得最微,傳來一聲又一陣金屬磨擦的聲音。躺在床上,用被捂蓋雙耳,仍然抵消不去這低沉似磨刀的迴音。

我無奈說:“這風扇弄得我頭痛。”

我還沒說完,身邊的爸爸立刻道:“頭痛吃藥!”

“這樣的老公有鬼用,每次只會說:吃藥!”一聽到:“吃藥!”我就來氣。房里的電扇轉換的鐵環拉線斷了,我身高不夠,只有爸爸可以轉換速度。

他聽了這氣話,乖乖前去電扇底下,切換風速。

那磨刀的聲音在他的舉手之勞,終於轉換成風的迴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