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9日 星期三

哎!有在聽

上星期晚餐煮Sarawak laksa, 備妥一切食材,喚一家大小下樓吃。爸爸下樓後,我因要煮弟弟的雞湯麵線,就吩咐他幫已在飯桌的哥哥舀咖哩湯汁。

“哦!不好吃。為什麼沒有豆芽?”哥哥看了看面前的湯麵,又來嫌三嫌四的。

“有雞蛋。”爸爸說。

“你什麼都不好吃啦!”我忙著在煮麵線,沒仔細看爸爸為他舀好湯的麵。

“不好吃。”他邊說邊把碗里的米粉大口小口地塞進口中,然後放下剩下湯的碗,上樓去了。

我越想越不對勁,於是問爸爸:“你沒幫他加肉和蝦嗎?”

“有蝦和肉嗎?”爸爸反問我。

“我就知道你沒舀湯里的蝦和肉給他,若看到有蝦,他不會那樣呱呱叫。”

“你又沒說湯里有蝦和肉?”

“是人,舀湯都會翻翻湯里有什麼料?你又不是沒吃過你們的Sarawak laksa?”

爸爸還嘴硬反駁:“誰會翻湯底把湯里的雜雜撈上來?你問妹妹看看?”

妹妹立馬和爸爸站上同一陣線,道:“我也只會撈湯而已,湯底有雜雜。”

我己過瀘了curry paste,湯底的雜雜不成問題。這兩人的說法 有問題。湯上面的都是紅紅的咖哩油,又不見他倆的碗里紅油一片。

N年前在英國時,我在廚房煎食,有急事想走開一會兒,吩咐爸爸幫我看一下,結果回到廚房後,擺放在鍋底的食物焦黑了。

當時,我問爸爸為什麼沒幫我翻面?

他說:“你只叫我幫忙看一下,沒叫我翻。”

我搖頭說:“叫你看一下,你真的就是看一下。那叫你來干嘛!就是怕焦,才叫你來幫忙。”

“那你要我翻面,你為什麼不說要翻面?”

瞧!爸爸就是那樣的死腦筋,嘴硬。

而小帥完完全全承續了他的DNA,交代他做事,要說的很仔細,又不能說太多,他會跟不上節奏。

比如,叫他把腳車推進車庫,再脫頭盔。他把腳車推進去,卻不會把腳車腳架放下停好才脫頭盔。

小帥是呆拙,腦的反應比人慢三拍。而爸爸完完全全是死雞撐飯蓋,在狡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