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2月28日 星期一

甜蜜的負擔

幾位朋友都羡慕我有兒有女,三個孩子多好!

多年前和一位久未聯繫的大學同學聊天,她問我有幾個小孩?我說,三個。

她驚訝道:“那麼會生?”

讀著她的回覆,我納悶無比,妳有兩個女兒,我只比妳多生一個而已。

後來返馬和她聚首,聊著聊著才深知她結婚多年,在求子道路上頗為辛苦。好不容易才懷有第一胎,隔多兩年又意外有喜。

所以,她之前那一句:那麼會生。其實語帶羡慕,是真心的感慨。

另位大學同學,也花了好多金錢和時間、體力和精神,奔波醫院做試管才生下獨子。

好幾位朋友只生一胎,看到我的合家照,留言:合家歡,真幸福。他們說:想要呀!就是沒得再生。

我每天望著爸爸,在家里為三個兒女鞍前馬後的情景,心忖:那是爸爸甜蜜的負擔。






2022年2月17日 星期四

益智數學

上星期六晚,在台灣聯合網看了一道家長求助小學數學題,我推敲好久也想不出解法。

後來,爸爸下樓泡茶,我讓他試試解題,他看了好久,好久,我等到不耐煩,他識趣用手機拍下題目,讓我可以繼續瀏灠新聞。

我對爸爸說:“弟弟應該會解題。他之前在學校math club  的olympic 習題,都是類似的題目,都在考IQ。Gifted的IQ test也有很多這種解題。”



於是,我也學爸爸一樣用手機把習題拍下,發送到家里的群組。拍下一盒巧克力圖發送:答對可以贏取這一盒巧克力。

姐姐在睡覺,弟弟被我喚了幾聲,終於去檢查訊息。然後,他從樓上臥房一邊走一邊看,走到樓梯轉角,不到三分鐘時間,他問我是不是這樣___算?答案是不是這_____?

我說答對了,並大聲地對爸爸說:弟弟答對了。

一邊泡茶一邊演算的爸爸驚喜地問:“弟弟答出來了?”

弟弟很謙虛地解釋:“This question 沒有”actually tell or show how to do ?" 這小子總是細心又善良地不想讓人難尷。

我宣佈弟弟贏得巧克力。爸爸立刻阻攔道:“別給他了,不是要讓他減肥嗎?”

我堅決道:“說誰答對就可贏取的獎品,就是他的。他可以選擇慢慢吃,或和家人分享。”

隔天我叫姐姐算這道題,她說在懞懞之中聽到答對的答案了。

“OH!弟弟won the chocolate…”  哥哥哀號地望著那盒巧克力邊道:“ Di-di, let ko-ko eat your chocolates?”

弟弟早已很大方地讓姐姐一同吃,也把勝利品放在廳里的桌上,並沒有打算私藏享用。

我問:“哥哥,你昨天有沒有去算?”

“ I tried to, but i can't figure out.”原來哥哥也有嘗試。

而姐姐不服道:“媽媽,you should not let me know the answer。我也可以。”

我怎知道妳在半夢半醒之間,還可以清晰記得整個對話和解答。



我們家的“寵物”

姐姐每天放學回來,必定先去弟弟房間串門,分享她在學校的八卦。我每回都得提醒她,先去換衣沖涼,免得把外面的病毒帶回,傳給在家上網課的弟弟。

哥哥看手機做功課,無聊想活動活動,就去弟弟房里溜圈打屁,兩兄弟你一句我一句,都不知道有沒有在聽對方說的。有時,弟弟在專心自學或做功課,亳不客氣地下逐客令,哥哥依然故我自說自唱,弟弟不耐煩大嚷:“GO AWAY!!!”

爸爸上班的縫隙,偶爾小憩去打探弟弟有沒有忘了上課。這小子有個大大又長長的monitor,可以同時開兩個window,他常常一邊上課一邊開著視頻,老是被好玩又有趣的視頻吸引而忘了自習上課。所以,他若下定決心要做功課,非得到爸爸旁的電腦才能好好完成。

爸爸下樓泡茶,在樓道最常聽到喚:“弟弟…”

小子會打開門,探出頭來睜大眼睛問:“做什麼?”

“你有在做功課沒有?”。其實爸爸沒事只是喜歡喚一句:弟弟。

我最常叫:“弟弟,過來吃東西了。”;“弟弟,吃完擦嘴。”;“弟弟,過來讓我看看指甲。”;“弟弟,現在上課時間,別看youtube.”;“弟弟,過來抱抱…”

整個家活絡氣氛,最佳人氣無疑是弟弟。每天,我們都把弟弟掛在嘴邊喚,姐姐喜歡和她分享故事、食物;哥哥喜歡逗他玩鬧;爸爸不時提醒他功課、考試;我管他生活細節。

不知不覺,弟弟儼然成為我們家的寵物。大家都寵愛著他,即使他已漸漸成長為少年,在我們心中他永遠是寶貝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