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31日 星期四

小帥戴墨鏡

我回屋上個廁所,出來看見哥哥和弟弟戴上墨鏡在放風箏。後來,哥哥把墨鏡脫了玩水槍,弟弟依然戴著墨鏡。此時,太陽沒那麼強烈地從折射照來,小帥時而需要把墨鏡往額前提上,才能看清眼前的事物。

“弟弟,把sun glasses脫了吧!”我吩咐他。

他不為所動,我就任由他。

“弟弟you so dumb!Why you...” 姐姐老愛出口傷人,責怪弟弟沒幫她拴控好繩。

“妹妹,放風箏 just for fun. 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罵他?”我聽了覺得姐姐語氣太過份,本來是玩樂,為什麼動不動就罵人。小帥已在那擦著眼睛,很明顯的在流淚了。這小子淚腺淺得很,自尊心強又小氣,所以老愛哭。

“你know why didi wear a sunglasses?  Because 他愛哭。哭了怕人知道。”姐姐絲亳沒感到自責,反取笑弟弟。

“你知道他愛哭,那妳還弄他哭?”我一邊喚弟弟過來,幫他把墨鏡脫了,一邊安慰他:“弟弟,沒關係,那風箏本來就飛不起,不是你的錯。”

然後,我遞給他一把裝滿水的水槍,道:“你玩這個,幫媽媽watering the plant.”小帥走到大門口的花叢間噴射水槍。

哥哥和爸爸倆人還在研究那把從英國帶來置放多年的大水槍如何使用,兩人轉來扭去,依然不是記憶中強而有力的水柱。

最後,哥哥拋下水槍入屋了,妹妹把風箏的繩子纏好,也找了一把水槍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