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30日 星期六

我是 scapegoat

今天爸爸公司舉辦家庭日,這是我們來美國快7年,他公司第一次有這樣的活動。哥哥今年一月一日和朋友外出之後,終於再次踏出家門。這些日子,他過著足不出戶,日夜顛倒的生活,難得今天請得動他出門,我們家很久沒有一起出動共車的機會。

弟弟昨天先向爸爸打聽,從家出發去爸爸的公司,活動場地需要多久?爸爸說,大概五分鐘。弟弟放心地說: “I scared it might take too long.” 原來他坐在車後的中間,坐太久他怕會不舒服。

今天一上車,我對老大和女兒說:“你們倆的身體都靠向車門,讓弟弟有位。”女兒馬上慫恿爸爸買新車。

在車上哥哥像平日一樣喜歡胡說八道,一回說口水可能噴到帽子,骯髒了。一會又說身體流汗,衣服髒了。車里的其他四張嘴,一一圍堵他。

我說:“哥哥,你有沒有想到你為什麼很可憐,大家都attack你?”

“因為我是scapegoat.”哥哥脫口而出。他肖羊,我前幾天在他生日賀卡上,寫到little lamb=> lame

其他三張嘴馬上又群起紛嚷:“NO, you're so annoying…”‘“NO,you're Dumb…”

NO, you always…

四月的祝福

四月予我們家來說,是個慶賀生日的季節,爸爸、女兒和老大都是四月生日,爸爸和女兒的生日只相差一天。我每回都說,爸爸生日蛋糕還沒吃完,我就去醫院生女兒了。

家人的生日卡,打從搬來美國後,都是女兒製作準備的。而女兒生日的賀卡,則由我製作。我們家三個男的,都沒有藝術細胞。

哥哥生日時,爸爸送他一個大的電腦熒幕,我用回收紙包起來,女兒和弟弟一時興起,在空空的紙上繪了好多可愛的圖畫。其中有一面紙的漫畫我覺得挺可愛的,拍下留念:


  妹妹和弟弟手繪給哥哥逗趣的漫畫祝福


2022年4月1日 星期五

小帥愚弄姐姐

女兒上學時,突然在家里的群組傳了一個訊息:Didi discord account get hacked why is it a watermelon that says join us?

我聽到爸爸打開房門,走到弟弟的臥房問他。父子聊了幾句,家里的群組出現爸爸的訊息:He said April Fool 。

八分鐘後,女兒回以:Gidon is very weird。

後來,弟弟下樓來,我問他搞什麼冬冬?

他說想愚弄姐姐。所以才更換watermelon的戶名,他以為姐姐放學才會發現的。

我問:“為什麼要Fool姐姐?”

“我可以 fool你沒有?”他反過來問我這問題。

“你Fool 我,我會打你喔!”我威脅道。

“那你有沒有被人Fool過?”他問。

我對他說:“當然有。”

他追問故事,我說我忘了。

我問他,會不會去fool哥哥?

他有點為難道:“Ko-ko will not care anything.”

說得也是,哥哥是天塌下來也沒關係,口頭禪是:i dont care和沒關係。

做什麼來?

爸爸提起因為德國的同事過來這里,所以,大家一起去公司另一棟大樓的食堂吃午餐,他順便去那領取更新的員工名牌。

我問:“那德國同事做什麼來?”疫情時分,公司員工幾乎都在家上班,他大老遠飛過來究竟有什麼要事?

“坐飛機過來。”爸爸冷不防拋出這句有點搞笑,又很認真的回答。

我大笑道:“不坐飛機,難道游泳、還是坐船過來嗎?”很多年前他提起同事的老婆生了,我順口問:生什麼?他竟然回答我:生孩子。

經我一笑一解釋,不知是方意會過來,還是才嚴蕭正經回答:那同事飛過來看機器。

我們家雞同鴨講的情形時而上演,主要是孩子講的是美語,我們說的是中文或參夾馬來話,單單一個玉蜀黍,我說玉米或jagung,爸爸說是金豆、三個孩子是sweet corn。雞胸肉,爸爸叫蚊子肉,小孩從小隨爸爸的說法,長大了有主見,不再人云亦云,堅持那是chicken br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