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1日 星期五

做什麼來?

爸爸提起因為德國的同事過來這里,所以,大家一起去公司另一棟大樓的食堂吃午餐,他順便去那領取更新的員工名牌。

我問:“那德國同事做什麼來?”疫情時分,公司員工幾乎都在家上班,他大老遠飛過來究竟有什麼要事?

“坐飛機過來。”爸爸冷不防拋出這句有點搞笑,又很認真的回答。

我大笑道:“不坐飛機,難道游泳、還是坐船過來嗎?”很多年前他提起同事的老婆生了,我順口問:生什麼?他竟然回答我:生孩子。

經我一笑一解釋,不知是方意會過來,還是才嚴蕭正經回答:那同事飛過來看機器。

我們家雞同鴨講的情形時而上演,主要是孩子講的是美語,我們說的是中文或參夾馬來話,單單一個玉蜀黍,我說玉米或jagung,爸爸說是金豆、三個孩子是sweet corn。雞胸肉,爸爸叫蚊子肉,小孩從小隨爸爸的說法,長大了有主見,不再人云亦云,堅持那是chicken breast.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