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30日 星期六

我是 scapegoat

今天爸爸公司舉辦家庭日,這是我們來美國快7年,他公司第一次有這樣的活動。哥哥今年一月一日和朋友外出之後,終於再次踏出家門。這些日子,他過著足不出戶,日夜顛倒的生活,難得今天請得動他出門,我們家很久沒有一起出動共車的機會。

弟弟昨天先向爸爸打聽,從家出發去爸爸的公司,活動場地需要多久?爸爸說,大概五分鐘。弟弟放心地說: “I scared it might take too long.” 原來他坐在車後的中間,坐太久他怕會不舒服。

今天一上車,我對老大和女兒說:“你們倆的身體都靠向車門,讓弟弟有位。”女兒馬上慫恿爸爸買新車。

在車上哥哥像平日一樣喜歡胡說八道,一回說口水可能噴到帽子,骯髒了。一會又說身體流汗,衣服髒了。車里的其他四張嘴,一一圍堵他。

我說:“哥哥,你有沒有想到你為什麼很可憐,大家都attack你?”

“因為我是scapegoat.”哥哥脫口而出。他肖羊,我前幾天在他生日賀卡上,寫到little lamb=> lame

其他三張嘴馬上又群起紛嚷:“NO, you're so annoying…”‘“NO,you're Dumb…”

NO, you always…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