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30日 星期六

靠爸靠妹

在餐桌。我們一家分享著不同款式的Taco,老大因為宅在家,所以難得全家共聚,他就喜歡邊吃邊滔滔不絕地胡說八道。 

我說taco bell 要請人,叫他與其每天上網打遊戲浪費時間,不如用來去打工賺錢。

他說:“我才不要做low pay job. 我要做at least 有eighty thousand 的salary  ”

老大一開口,其他人四人紛紛七嘴八舌地發表意見。我們的飯桌,只要有哥哥在,永遠是五方論戰。

老大一會詢問爸爸第一份工的薪水多少?一會又問 Siemens 有computer 的工作,爸爸可不可以介紹他進去工作?

然後,又質詢爸爸為什麼不去應徵電腦當老板的工作,那麼日後他可以輕易在爸爸公司上班。他感嘆問:爸爸,為什麼你不讀computer ,那麼就可help我的功課?

女兒馬上駁問:“哥哥,那你為什麼不讀engineer,那爸爸就可以幫你?”

說著說著,他又說妹妹以後你可以help 我。

事後,我對爸爸說:“他只想靠爸靠妹,就是不想好好靠自己。”

弟弟的 pet

前兩個星期,小帥在樓下的廳陪我們看完電視節目上樓入臥室,驚呼地跑出來:“有一隻LIZARD in my room。”

我和爸爸拿著獵捕工具上樓,那隻壁虎已不知所蹤。我不禁生氣道:“你怎麼不呆在房間好好看它跑去那里了?”

小帥悶悶不樂道:“I dont know。”趕來湊熱鬧的姐姐又在旁起哄:“Di-di so dumb.”

後來,我有事沒事就隨口問:“弟弟,你的pet 還有沒有看到?”

他抗議道:“NO, this is NOT my pet. I dont feed it or take cate of it.”

昨晚和爸爸外出打包食物,在TACO 的drive thru 等食物時,爸爸說家里的群組孩子送msg來,好像有虫子出現。我打開手機,發現是壁虎在天花板的火警鈴附近。就問爸爸:“fire alarm在樓上、樓下?”

爸爸說:“樓上樓下都有一個。”

“那應該在樓上,是之前弟弟房間那隻壁虎吧!藏了那麼久,終於出現了。”我對爸爸說,回去拿吸塵機上樓吸了它。爸爸說會血肉噴飛。我說之前在我們房里浴室的天花板,我也把吸塵機拉長吸入它,再拿出外面倒掉放生。吸塵機有個大洞吸入主機,又不像blender那樣有刀片。

回到家里,上樓的爸爸可能忘了此事。我收拾超市買來的東西,拿了吸塵機上樓,那隻壁虎卻無影無蹤。我問:“弟弟,你的pet 呢?”

弟弟不悅道:“不是我的pet,我沒feed it 。”

“在你房間出現的,它follow 你,就是你的pet.  為什麼你們沒人好好看著它?”

原想來看湊熱鬧的女兒道:“我看到馬上關我房間的門,怕它跑進去里面。”

瞧!三個小虫螞蟻蚊子什麼都怕的孩子自掃門前雪的心態,只要壁虎不進我的領地即可。

晚間,我都在抬頭仰望搜尋壁虎的蹤跡,上樓要沖涼時,終於發現它就在樓道天花板的火警鈴附近。我立馬沖下樓,拿了吸塵機把它吸入里面。然後,喚爸爸拿到屋外放生,我拿著手燈照,那隻壁虎依然還在主機里,任憑怎抖也不肯出來,我叫爸爸把吸塵機打開機蓋放在大門前,讓那隻壁虎自己爬出來。我們明早再把吸塵機取進來吧!

今早,果然不見那隻壁虎在吸塵機,證明它沒事,回歸戶外了。


最高可給8分

有天我開玩笑問小帥:“媽媽美不美?”

“美。”小帥秉性向來不喜得罪人,這點挺像爸爸。

“那十分,你給媽媽幾分美?” 我追問。

他慎重地想想道:“SEVEN!”

“才7分罷了?”我故意顯得難過。 

“OK,  might be eight...”他有點為難地又施捨了一分。

“just eight ONLY?”我表現得有點失望,打趣問:“可不可以給我NINE?”

他猶豫不決地顯得為難,給9分實在有違良心般。

我事後對爸爸說,這小子多給一分也覺得難為,實在憨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