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30日 星期二

被蜂螫了

昨天放學,小帥在校門列隊等候校車時,一隻蜂飛駐在他身上,他用手掃走它,掌邊反被螫叮。因為校車出了狀況,所以他和其他同校車的學生一起鵠候在校門的圍籬。

他信訊家里的群組,姐姐立刻大呼小叫:“弟弟被bee sting 了。”

我讀了信訊,叫他告訴老師他被蜂叮了。因為不知道是什麼蜂,擔心毒性會不會是劇毒的,還是讓大人看一看傷口較妥當。

女兒看看爸爸和哥哥都沒反應,先去爸爸臥室報告,又去哥哥房里通報。

弟弟又傳送信訊說,老師說沒有鉗子可以幫他拔出蜂針出來。女兒吩咐弟弟拍張照寄發讓我們瞧瞧。

不會兒,弟弟傳送張掌沿被螫傷紅腫的照片,蠻大的傷口。我叫他吐些口水在傷口,可以消毒。姐姐湊熱鬧不嫌事大,一直谷歌如何應對被蜂螫傷的步驟,弟弟則自我安慰回道:at least i am not allergic to the bee.

後來,傷口開始劇痛,他開始擔心地問毒性會不會穿透身體。爸爸終於回訊道:“Just make it swollen, like mosquitoes.” 然後,通知我們不要再嚇他,不然小帥會害怕。

傷口的痛,令小帥越來越不耐煩叼念,我擔心毒性的危害。於是,問爸爸會不會有危險?

爸爸說,如果有危險,早在被螫的幾分鐘內,身體立刻出現極大反應。

小帥叫我們去接他回來,他不想再等校車。姐姐一直慫恿去接弟弟,而我在思慮怕去接他途中,校車來了;叫他別上校車,等我們到,可是已經快五點了,萬一校方不讓他獨自停留在那?正當我們猶豫不決,他說校車來了。

我原本已打算叫爸爸開車去接,順便可以盡快幫他塗藥緩解痛楚。

我告訴他,我會在路口等他,然後拿了雨傘和藥出門。15分鐘後,他一下校車,我看了他的傷口才呼了一口氣,壓在心口的大石方落下。傷口比照片來得小,紅腫的地方也沒那麼烏黑黑的。

姐姐下樓第一句話:“Di-di, today is your bad day.”


沒有留言: